我的父亲

乌鲁木齐讯(通讯员 张丽红)时间飞逝,年复一年,转瞬又是一年父亲节,人们都在祝愿自己的父亲节日快乐的时候,我也要说说我的父亲。
虽然我们隔三差五的在见,我完全可以给您打电话,发个微信送去祝福,但是,今年的父亲节我想以这种特殊方式静静的说说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海军,参军五年,退伍之后,就来到茫茫戈壁,漫漫大漠的祖国西陲: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父亲一生平凡,朴实,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流芳百世的伟业,他和亲睦邻,乐善好施;他胸怀坦荡,不计得失;他光明磊落,公私分明;他忍辱负重,通情达理;他爱家敬业,无私奉献。从亲人到邻居,从朋友到同事,凡是与他交往过的人,无不称赞父亲的为人。 
上小学的时候,您为了让我们练习写字和写作,总是会说,学习好的孩子写的字肯定不会差,于是总让我们抄课文,这样不仅会练一手好字,无形中还加深了我们对文化课的印象。
冬天,每到星期五放学,您顶着凛冽的寒风骑着凤凰牌的自行车,接我和二哥放学,我坐前面,二哥坐后面。有一天,二哥突然在后面喊叫:“糖葫芦,我要吃糖葫芦”,话音未落,爸爸吓得来了个紧急刹车,我们一同看向路边一个推着骑自行车正在吆喝卖冰糖葫芦的东北汉子,爸爸放下我和二哥,跑去买了两串糖葫芦,我们俩激动地欢声跳跃,拿起糖葫芦坐上了自行车,一路美滋滋的。
这个画面,时常在我的脑海里想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如今我也有了女儿,每当您给您可爱的外孙女买一大包零食的时候,我总是能想起您给我和二哥买糖葫芦的画面,温馨而美好。我喜欢这个场景,我怀念这个场景,这个场景也是不曾再有的场景,我很珍惜......
2010年大一上学期,我第一次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我的入党初心始于父亲的言传,从贫困到温饱,再从温饱到小康,记得家里每每添置新物件,父亲总是要说一句,谁能想到我们能过上这样的日子。或许就是父亲屡屡的感慨,让我真正的明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更不会有现在的幸福生活。党的光辉形象就这样随着父亲的话语深深烙印在记忆里。
转眼我们兄妹三人都长大了,匆忙的生活让我们忽略了岁月对您和妈妈无情的摧残,不经意间,回家看到妈妈戴着老花镜绣鞋垫子,您还是和从前一样坐在您那花花草草中研究这个研究那个,才发现你们原来都老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每每听到这首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了》,我的心似乎被那歌声卷入,眼睛模糊。
您的腰一直不好。这几天,您又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复发,在医院躺了一个礼拜了,妈妈每天都会在家人群发爸爸治疗腰的情况,扶着病房门口的扶手走路的样子,推着轮椅在外面晒太阳的样子,趴在床上做物理治疗的样子,鼻子阵阵发酸,想您,想您健健康康,想您舒舒服服享受退休生活,想到这,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为不打断我的思路,我哽咽着试着将眼泪挤了回去......
这几天,我基本都会打一到两个电话视频给妈妈,我不敢给您打,我怕我看到您的脸,我会哭,看到您在病床上,我会哭,看到您翻身困难,我会哭......
父亲节即将到来,我想对您说,您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一定要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在儿女心里,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您开心快乐健康!希望您以后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少抽烟,少生气。
劳累了一辈子,操心了一辈子该放下的要放下,该享受儿女孝敬的要欣然接受,有不开心的大可说出来,不必放在内心深处,儿女们会和您分忧解难。
时光不能倒流,我们陪伴您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们孝敬您的日子屈指可数,就让我们做子女的好好爱您和妈妈,就让我们父女情意多几分温情,多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们也愿用我们一切, 换您的岁月长留,换您的笑口常开,养儿防老,现在轮到我们好好爱您了。
小时候您叫我们要做听话的孩子,现在我们长大了,我们希望您也要听话,不要再做个任性的爸爸,您和妈妈是我们的宝,我们的全部,你们健在,家才在,你们过的开心,我们活得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