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林旭
本站通讯员:邱林旭
中铁十五局集团第三工程公司

诗酒趁年华,演绎好属于自己人生的这台戏!

                          诗酒趁年华,演绎好属于自己人生的这台戏!                                                                                                 
 
 作者:彭莲
一、5岁侄女的问题让我陷入沉思
周末,我和五岁的侄女聊天,我好奇地问她:“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啊?”
她扬起嘴角,不假思索回答到:“除了想当医生,还想成为爱莎公主,你呢,莲莲?”
显然,我只是好奇问她而已,并没有期待着她还会反问我,一时间,想故意躲过她的问题,也或许是因为我自己潜意识还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我赖皮地回答到:“我已经长大了啊”。
可小孩似乎都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用十万个为什么的毅力继续追问我:“你还在继续长啊,所以等你再长大点,你想干什么?”
对啊,我是一个成年人,可我也的确还在成长啊,我难道就没有其他还想成为的人吗?难道对现状就如此满意不想改变一些什么吗?
瞧,这个看似如此简单且出自于一个五岁孩子口中的问题,却让我突然有种“梦中惊坐起”的清醒,仿佛就是在那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瞬间,我开始陷入了沉思……

二、思考三部曲
初入不同的场合,会被要求做各种自我介绍,所谓的自我介绍在我看来,不外乎就是思考三个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品,你仔细地品,其实和楼下保安的问题如出一辙,也和那些终其一生都在追寻人生意义的哲学家问题一样。



当然问题一样,属于自己的答案似乎就千差万别了。
每个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光,都被问过“你长了想干什么的问题?”
那些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然后跨越千山万水,依然初心不变的人,他们是命运的宠儿,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千千万万的你我他,因为天赋,环境,身体素质等等,最初的梦想被涂改过无数次。就我而言,画家、考古学家、歌唱家、乒乓球运动员、战地记者、武术家、外交官、芭蕾舞蹈家、军人、联合国工作人员、演讲家、心理学家、教育家、哲学家、作家等等诸如此类的职业,我都梦想过,但是后来仔细分析,也许正是因为自己想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人的精力有限;也或许有些也真的仅仅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譬如,想当哲学家仅仅因为有一段时间很迷茫,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于是“狂啃”哲学书籍,从中国的儒家、道家、佛家再到王阳明的心学;从西方的尼采的痛苦哲学到康德、黑格尔哲学,以为“狂啃”了那么多哲学书过后,那些先知和圣人总可以给我一个答案,结果发现面对人生灵魂三问,依然无解。
最后的最后才猛然顿悟,世界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万万千千中的你我他都不一样,所以那活着的意义谁都给不了,还是要靠自己去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而我也算是幸运,因为我总算想通了属于自己人生的意义,从此心中有梦,眼里有光。

三、大黄蜂不知道的事情
按照空气动力学的理论分析,大黄蜂那薄如蝉翼的翅膀和翅膀振动的频率,根本不足以支撑它身体的重量,事实是我们看见的大黄蜂,不但可以轻快飞行,甚至偶尔还带有“行李”。而科学家最后的结论是:大黄蜂之所以能飞,是因为没有人告诉它,它不会飞。我相信科学,但是也相信那些即便是科学都还没有办法去解释的一些“世界未解之谜”。



我们经历过什么事情,遇见过什么人,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都会滋润着、影响着我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年龄越来越大,所做的决定也越来越重,但是发现在做那些最重要决定的时候,父母不能再帮助我们了,应该怎样取舍工作?应该找一个怎样的人共度一生?这些似乎不是小时候需要报什么培训班那些芝麻小事了。身边也许会有很多人,但是当做这些重大决定时,往往我们是孤独的,而也不再想告诉太多人了,怕他们嘲笑那本来就很渺茫的希望,也怕他们浇灭那本来就微弱的火苗。
如若幸运,碰见了志同道合的人,那些所谓“英雄间的惺惺相惜”也请一定要珍惜,或许他们会帮你把这微弱的火苗燃烧成熊熊大火。

四、属于自己人生的这场戏



怎样选择,都没有对错,关键是否属于自己真心的选择。
人生这一台戏,戏服已备好,音乐已响起,登场一亮相,只有我是主角,其他都是配角。
戏中的你,如何演绎属于自己的角色,如若四周黑洞,八面楚歌,那就为自己加油;如若鲜花掌声不断,那就享受此刻的美好。
 倘若有一天,当你我晨钟暮年,曲终人散之时,坐在摇椅上回望这一生:了无遗憾,亦不后悔!
愿你我都可以,诗酒趁年华,演绎好属于自己人生的这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