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兴勇
本站通讯员:鲁兴勇
中铁十五局二公司

峥嵘岁月兴安岭

  一一上个世纪六十年,铁道兵奉命修建大兴安岭铁路,我和战友们有兴得以参加,那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岁月……

  当年投笔着戎装,

  初为铁兵赴北彊。

  大兴安岭人罕至,

  原始森林莽苍苍。

  坪坝荆棘清除净,

  搭设军帐建营房。

  驼鹿惊异匆匆过,

  兔狍惴栗走慌慌。

  怯生紫貂攀高木,

  黑熊胆壮不慌张。

  有兽来访当作客,

  国法军令不予伤。

  驻地年余无它色,

  进出唯有军装黄。

  日间融冰炊餐饭,

  夜里哨岗手常僵。

  一日三餐食不足,

  省下军粮援地方。

  修筑森铁为国建,

  官兵个个斗志昂。

  锤打钢钎松冻土,

  搬石运渣肩竹筐。

  哈气成霜寒刺骨,

  抡镐担土汗内裳。

  壮志横扫漫天雪,

  豪情似火化冰霜。

  冬季漫漫逾半載,

  夏时不足两月长。

  难得天公甘霖賜,

  造化一片新景光。

  鲜蘑木耳山珍菌,

  野韭黄花散清香。

  漫坡绿植悦双目,

  遍采野蔬补军粮。

  此时互相常提醒,

  小心多种毒物狂。

  蚊蠓追人叮咬狠,

  蜱蛇噬后身患恙。

  头上常戴防蚊帽,

  裤脚扎紧御虫伤。

  攻难克险兵本色,

  工地鏖战日夜忙。

  路基日渐延伸展,

  铁轨蜿蜒越冈粱。

  流血流汗终不悔,

  喜看森铁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