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生
本站通讯员:杨虎生
中国铁建十八局集团公司纪委

家风最忌有始无终

 

  家风培育关键在坚持不懈、有始有终。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曾国藩曾教育后代:“天下大小易事,都要有始有终”,并把“每做一事,治一业,辄有始有终。”作为平生三耻中的“第一耻”。

  现实生活中,一些党员干部的家风建设前紧后松、有始无终,进而由家风不正乃至家风败坏,受亲人或身边人的负面影响,而严重违纪违法,直至毁了自己、毁了家庭的事例屡见不鲜,教训深刻。青海省公安厅院党委副书记、副厅长任三动,原先比较注意,其家风纯正,在贤惠的妻子大力支持下,自己勤学苦练、钻研业务,成为刑侦方面的专家,破获很多大案要案,多次立功受奖,并被组织一次次提拔,他为此感谢妻子“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后来,妻子下岗,他没有徇私情为妻子安排工作,觉得对不起妻子有些愧疚,于是一味迁就妻子、纵容妻子的物质需求,甚至不惜破坏原则、逾越纪律法律红线,结果悔恨道:“违纪违法路上,我走了前半程,她推着我走了后半程……”(见7月1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苏利冕出身贫寒,早期一心扑在事业上。但随着职务的提升和年龄的增长,开始追求物质享受,放松自我要求,家风败坏祸及配偶、子女。苏利冕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家无论经商、收受礼金礼卡,甚至受贿的钱物,家庭成员都或多或少有所参与,特别是我儿子参与其中的程度较深,从小逢年过节收受礼金礼物,到国外读书收受老板赞助的零用钱。回国后经商办企业的本事没学会,而我的不良习气却在他身上暴露无遗。”如今身陷囹圄的苏利冕坦言,仅从物质上满足子女是种溺爱,为教好儿子没少磨过嘴皮子,但自己贪图享乐,喝洋酒、吃大餐、穿名牌、收赌资,没做出好榜样,说教一百遍也没有用。事实一再印证,自身不正,极易酿出“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的苦酒。任三动、苏利冕都曾是奋发向上、实绩突出、得到重用的领导干部,理应追求高尚道德情操和行为品德,但却由于放松政治学习,理想信念滑坡,思想道德防线和纪律防线大开、贪欲膨胀,溺爱子女、纵容家属,任由“老板”“朋友”围猎亲属,心存侥幸、自我麻痹,终致以身试法,自毁前程,也毁了家庭。

  领导干部的作风往往决定着家风,家风也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领导干部的道德水准和价值取向。有的领导干部受封建腐朽思想影响,大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封妻荫子”的鬼把戏,不择手段追逐家庭甚至家族利益,使家庭或家族成为了亲情捆绑下的利益共同体、腐败共同体。

  家风不染尘,清廉惠久远。家风连着党风和政风,更体现着党员干部的党性和作风,每一名党员干部,都要在坚守理想信念不忘初心使命,增强政治定力、道德定力,勤于检视心灵、洗涤灵魂,校准价值坐标;构筑起不想腐的思想堤坝,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的同时,牢记习近平总书记教诲,始终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真正家庭和睦,行稳致远,走好新长征路,答好新时代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