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留在苍山碧水的记忆
—— 东宁之战
东宁之战(第八章)
钱进
今天,给读者介绍的东宁之战,并不是曾经发生在黑龙江东宁要塞的中苏军队与日本的战争,而是2000年的9月,中铁十三局三处(现中国铁建大桥局集团三公司)修建东宁地方铁路发起的一场向大山开道,让河水改路的拼搏之战、顽强之战、科学之战。
修建东宁地方铁路,不得不先介绍一下东宁要塞的基本概况,它与这条铁路有很密切的关系。日本人为了巩固要塞的战略地位,当时征招了上万名劳工,修建了东宁地方铁路(绥东铁路),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宁县内,全长100公里,呈南北走向,北起滨绥线(哈尔滨至绥阳)绥阳站,终点站为东宁站。1945年苏联宣布对日作战,随后炸毁了这条铁路。55年以后,黑龙江省改革开放,扩大外贸,力争打通绥芬河出海通道,决定恢复建设东宁地方铁路,中铁十三局三处力排众雄中标,于是掀起了东宁之战。
东宁,地处中俄边境绥汾河市相连,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县。2000年9月,公司调动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里参加“引额济克”水利工程的四分公司(现新疆指挥部)部分人员出疆,接受黑龙江省东宁地方铁路的施工,项目部设在离东宁县40公里的洞庭村境内,主要是重建日本国在占领东宁县时,撤离炸毁的绥阳镇至东宁口岸(要塞)的跨越道河中的三座大桥、4百米的一座隧道和三公里路基。
我在盘锦休假时接到通知,兼任该项目的书记。9月末赶到现场时,牡丹江的完达山脉已经雪花纷飞了,经理梁成聚、总工王金龙己先一周到达,正选址建项目部。为了省钱,经过商量,把老百姓空闲的一座养牛场全部租赁下来进行了粉刷,新修了火墙和“地火龙”,一个月不到,项目部的牌子就挂出了,5家施工建设单位,我们第一家在涛涛奔流的道河上,架起了便桥,隧道响起了炮声,沉寂多年的林海又开始沸腾起来了。
为了抢夺工期,在绥芬河零下30多度里坚持三班倒作业。在浇筑二道桥时,为避免春季水源丰富的不利因素,采取“以冻制冻”的冬季施工方法,虽然有利于基坑施工,但对浇灌混凝土的保温养生出了难题。通过原局总工程师(后总公司总工程师、副总裁)夏国斌和公司总工程师(后集团副总工程师、教授级专家)齐占国等现场办公,确定了自制砂石料预温棚,拌和的材料、水恒温都在10度以上,桥墩四周用帐篷搭建起小屋一样,3个月下来,二道桥6个墩台全部冒出水面,抽检全部优质。建设指挥部的陈指挥和刘总监到现场看到后,于是召集其它标段来“取经”,总工王金龙也毫不保留地介绍了冬季施工经验。
三座大桥和一座隧道,需用的砂子很多,因线路随河沿走向,运输砂石料和水泥需要在悬崖上修建1.6公里便道。为了精打细算,我们根据冬季零下30多度的气候资源,在全部封冻的河床上行驶载重汽车的时候,进行冬季抢运和开采山石,一个冬季下来,现场需要的全部材料备齐。
来年三月下旬,突然冰河开冻,象轮船一样大小的冰块,横冲直撞,对建在河道上的两道便桥形成威胁,从而使建设一、二道桥毁于一旦,危急关头,项目组织起爆破突击队,由副经理张文仲带领老兵张开海、韩文金、王建军、新学员陈慧东(现公司总经理助理湖南办事处经理),昼夜坚守在桥头和岸边,在非常危险的情况下,对桥台和架设的便桥冲闯堵塞的冰块,扔下炸药包,实行提前爆破,直至河道大型冰块开封,全部进入绥芬河里后,这些突击队员才放心安稳睡了几晚。

在东宁之战中,还发生了一些很有趣味性的事情。在三道桥二号墩坑施工时,上游下了一场大暴雨,把我们筑的围堰冲毁了,职工们在抽干水之后,坑中竟有一百多斤的野生念鱼,大的有5斤多重,我们改善了一个星期的伙食,那种鲜美的味道至今难忘。但也是施工这个桥墩时,15米高,一位老工人上到墩帽洒水养生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爬上去一米多长的大蛇直往脸上扑来,把这位老工人惊吓得从墩帽上掉落下来,幸好是落在水中没有造成命丧,但落下了终身残疾。再就是以东宁要塞为故事梗概,一家影视制作中心,来我们施工的洞庭隧道现场,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东宁特遣队》,参加隧道施工的工人扮演“劳工”,都当了一次群众演员,过了一把当演员的瘾 。至于在这一段施工中,有日本昭和多少年、株式会社等标志的钢产品发现很多,但多次地方公安局告之我们施工时,注意传说中日本人战败时埋藏的军火库,直到工程完工也没发现出来。

附上东宁要塞资料,以飨读者。东宁要塞始建于1935年春天。为了修建要塞,日本从中国山东、河北、吉林榆树等地用欺骗手段招募劳工,还有一些是中国战俘。前前后后共有17万名劳工参加了东宁要塞的修建。中国劳工和战俘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每天都有十几个至几十个劳工死于非命,有的还被日军残酷地杀害,在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地区内就发现有大小坟包一千多个。为了“稳定”军心,日军还用火车运来了一千多名“慰安妇”,这其中有日本女人、朝鲜女人和中国女人,当年东宁五镇设有二十多个“慰安所”。在东宁的敬老院里还住有当年的“慰安妇”。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零时苏联红军在大炮、坦克、飞机的支援下分三路对东宁要塞进攻,日军以弱对强,战斗持了7天之久。苏军以空中、坦克、步兵联合攻击,强行攻破日军多年苦心经营的东宁要塞,没有援军的日军不得不向吉林方向溃退,一小部分日军则留在要塞中。8月15日,日本天皇下诏书宣布投降后,由于苏军的猛烈轰炸和日军的仓慌逃窜,日军的通讯全部中断,据守在东宁要塞中的日军不知道天皇已经投降。苏军的轰炸是相当猛烈的,东宁满山都是一米见方的水泥块,许多隧道被炸塌了,但仍是无法取得完全胜利。后来苏军用飞机将日军第三军后勤参谋河野贞夫中佐从牡丹江运来,打着白旗进入东宁要塞,向日军传达了天皇的投降诏书,日军才完全放弃抵抗。901名日军于8月28日打着白旗走出要塞。但是,勋山要塞的日本守军因暗堡没被发现,没有投入战斗,所以没有被苏军发现。是当地的老百姓上山时发现了日军,立即报告了苏军,苏军立即调集飞机、大炮,天上炸,地上轰,到8月30日战斗结束。 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可以说是完全结束。所以,东宁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最后一战。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