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新
本站通讯员:陈树新
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

“谈判”两年白了头

“谈判”两年白了头

  “喂,好的,我马上协调。”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隔着几间活动板房都能清晰听到,这大嗓门非宜石高速项目对外协调部副部长闫计生莫属。从清晨到深夜,陌生的来电一波接一波,可没有一次被他拒接。

  老闫今年四十出头,只要是项目施工现场需要协调处理的事,大家只认准老闫,因为他的“配方”迅速、完美,深得大家信赖。说他“老”,都是因为老闫仅仅到项目工作两年,一头的黑发全染了霜。

  项目正线全长19.787公里,途径2县12村。由于战线拉的太长,征地拆迁这块“硬骨头”啃不下来,施工生产纵有再厉害的拳脚也伸展不开。老闫之前从未接触过征拆工作,刚到项目第二天就参与2#拌合站临时征地工作。“领导安排我做一名征拆员,在感激领导对我信任的同时,说实话,心里没有一点底气,毕竟是自己没有从事过的工作,怕自己能力不够,完不成领导交代的任务。”可老闫并没有被当时的临危受命所吓倒,而是越干越出彩。

  工作刚开始,交流就给老闫狠狠上了课。老闫是北方人,对石林当地的方言一窍不通。和当地农户的接触中,完全不懂对方的意思,即使商量好了,议定的内容也会存在偏差,严重影响了工作进度。老闫每天只能带上笔和本,在田间地头一边写一边比划。他常开玩笑说“恨不得聘个翻译跟着我”。老闫意识到长期如此可不行,他便上网查了石林方言、俚语,主动找农户聊天。老闫逐渐了解了当地的风土人情,由原来的听不懂当地人讲话,到顺畅的和当地人沟通。慢慢的也总结出了一套自己和当地人沟通的方法,闲来无事时还给项目部其他人当起了“语言老师”。

  到了放征地边界线的时候,老闫和测量班一起穿越茂密带刺的荆棘林。即使衣服、裤子破了洞,身体被刮出血,他也一笑而过。也正是靠一步步走过来,才使他清楚掌握了石林县境内所有用地界线。为了催促街道加快征地工作,老闫几乎天天守在街道办,软磨硬泡想办法让街道办加快征地工作步伐。街道领导总笑着说“老闫,明天你搬来我们这里上班吧,我们还没有上班,你就来了,比我们上班还准时。”街道因人员不足,老闫就和街道办工作人员一起丈量征用土地。在地形复杂、高陡坡难通过地段,街道同志不愿意丈量,老闫都身先士卒,飞檐走壁,多次体验了高处急速坠落。很多次崴了脚,他晚上擦一下白酒,贴几贴膏药,第二天,继续坚持征地工作。老闫靠态度感染了各个村组干部,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保证后期了征地工作有序进行。

  面对施工过程中与当地百姓产生的矛盾纠纷,不管事大事小,只要是项目之事,他都当做自己的事来做。2018年4月15日,施工队伍运输造成了便道扬尘过大致使葡萄园受损,当地小官庄村李某拦住了车队,队伍负责人和李某发生了口角。争吵中双方各不相让,矛盾也持续升级。眼看双方就要发生斗殴,闻讯赶来的老闫迅速制止,让双方先冷静下来,发挥他做协调工作经验丰富的优势,暂时稳住了局面。老闫主动给村民道歉,保证每天安排扫水车扫水降尘,并按照补偿条件进行补偿。最终得到了村民谅解,双方握手言和。事情从发生到结束仅过去1个小时。

  通过一件件小事,一桩桩暖心的事,老闫取得了当地村民的信任。一时间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红人”,沟通顺利了,办事顺畅了,项目部也获得了地方高度赞誉。2018年10月16日,当地石垭口村村长将“共筑社会和谐,心系百姓冷暖”锦旗送到项目部,感谢项目部日常工作中心里装着老百姓。

  虽说来电来者不拒,可家里来的电话老闫挂的最多。他总说:“家里有妻子我放心,上高三的孩子只能请老师多操心了。”

  目前项目红线用地及临时用地征地工作已全部完成,这一阶段性胜利离不开协调部,而协调部只有老闫一个人。老闫直接参与了临时用地征用696亩,完成续租308亩,妥善处理受损农户问题383家,其它现场问题220余件。很难统计老闫每天的工作量,不过每天不断增多的白发就是最好的说明。

  “我知道公司利益永远高于一切,在涉及补偿方面,都会想尽办法,尽可能做到合理补偿,杜绝不必要的补偿,减少不必要的开支。”老闫时刻不忘把公司利益放在首位的初心,单枪匹马战斗在项目协调工作一线,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出色完成各类特殊“谈判”,他摸摸了头上的白发后坚定地说:“这两年,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