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人物专栏
我的领家大姐
我的领家大姐
宜石项目  陈树新
    “你们知道吗,郑姐又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了。”“哈哈哈哈,帅哥,你们说啥呢?”每一次她的出场都是先闻其笑,再见其人,在项目部这一年,这个声音每次让我倍感亲切,每次没见到她的人,听见她的笑声,我都会会心的一笑。这个爱笑的邻家大姐就是中铁建大桥局三公司宜石项目工程部资料员郑钦方。
    “王熙凤式的出场。虽然已过去一年了,我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她的场景。“那个帅哥帮我拿一下项目公章,用印申请在盒子上面。”我立刻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小的身体抱着近十几个档案盒站在我面前。她笑着跟我说,“不要那么拘束,大家都是在工地上的,我跟你妈妈差不多年纪了,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你叫我郑姐吧,叫阿姨把我叫老了,我不喜欢,哈哈哈哈”第一次感觉她跟我以前认识的阿姨好像真的不一样。现在想想,见到她时,我的不知所措,真的就像黛玉刚进贾府时,王熙凤的出场那样。她出现在哪儿,哪儿至少就会有热闹。仅仅一句话却给人特别鲜明的印象,时至今日,郑姐的出场方式也没有任何改变,反而还成了她的标配,进项目大门,听见她的笑声,大家会不约而同的说“郑姐,回来了。”她的笑不似王熙凤那样的放诞无礼,而是温馨、让人觉得舒适,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
    “激情澎湃的工作。“小赵,今天天浇筑的部位是哪里?”“小朱,下午和我去趟业主那里送资料。”“小高,快把施工日志写完给我。”刚开完早班会,工程部里只有郑姐的声音,她对工作,永远都是那么热情。整个项目部的内业资料整理、资料编写、资料评定等都是她一个人管理的。内业资料上,有些电脑操作不熟悉,遇到问题,她也会不厌其烦的问,她常说“你们年轻人,电脑厉害,要多向你们请教。”每天面对枯燥的各类内业资料,她对工作没有失去激情,耐得住寂寞,是宜石项目不可缺少的内业人才。郑姐因出色地完成各项内业资料,多次受到业主、监理各单位的表扬,并且在2018年宜石项目内业培训会上,云南省著名内业教授耿龙星当众对郑姐提出表扬。
    一个月总有这样几天,“小甄,已经到10点了,不用等我了,你先去休息吧,这点资料我一个人就可以整理了。”面对这样超负荷的工作量,她没有抱怨过一句,无怨无悔,永远保持激情,做好本职工作。
    “死缠烂打的交际。宜石项目线路较长,施工地区因地势受限,有两家监理单位,及时获得质检报告资料成了一大难题,可是自项目上场以来,没有出现一次因报告出的慢影响资料整理的情况。之前其实我真的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有一次,我搭顺风车跟着她去了监理办公地,有幸见到这一幕,我才知道她的资料取得的多不容易。她像平时一样很热情的跟别人打着招呼,我只能跟在她的后面微笑着点点头,经过她一序列的动作,我总结出了她拿资料的步骤,进门第一步,招呼打到位;进门第二步,紧跟关键人;第三步找准关键人,发挥好口才,软磨硬泡是基本,死缠烂打还要保持着迷人微笑;最后一步,资料到手不忘谢,感谢他人多帮忙,出门不忘回眸笑。那次,才一出门,我就对她竖起来大拇指,她告诉我“有些人适合死缠烂打,因为受不了;有些人适合夸夸其谈,因为他喜欢,因人而异吧!”那时的我对她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啊!我忽然觉得“死缠烂打”对郑姐来说已经是一把得心应手的武器。
    “同龄人的相处。很多人觉得年龄就是老一代与年轻一代的深鸿代沟,但到郑姐这里,这个代沟根本不存在。她有时会像邻家大姐那样关心着我们的生活、工作、心情,有时她又会像同龄人那样,设身处地的为我们着想,像朋友那样,尊重我们和支持我们的决定。她比我们年长,但感觉她的心态永远都是那么的年轻,她遵循着这个时代各种繁文缛节,也尊重着我们年轻一代的奇思妙想。
    “牺牲式的爱情观。石林是阿诗玛的故乡,她和阿黑哥的爱情故事至今仍余音绕梁,可郑姐的爱情故事同样值得歌颂。郑姐的老公王卫国也是我们公司的一名职工,现任城开项目试验室主任。为了工作,他们没有主动申请在同一项目上班,完全尊重公司的安排。即使郑姐到重庆出差,二人也很少见面。“宜石需要我,我走了,剩下的活谁来干。”郑姐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有人说他们习惯了四处为家的生活,其实他们心里装着一个更大的家。他们从来不会因聚少离多而相互抱怨,祝愿对方的项目早日竣工是彼此最大的期盼。
    这就是我身边的邻家大姐,项目部的女人花郑钦方。是一名普通职员,但在我们的心里,她一点也不普通!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