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烁
本站通讯员:王烁
中铁七局海外公司

山水游人陈良全

  在临近2018年岁末,即将迎来2019年的时候,我有幸遇到了一位在中国乃至世界骑行领域都极负盛名的骑行名家—陈良全。

  2018年12月29日下午四点多,我正在办公室工作,忽然接到经理的电话,让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门口,我看到了一辆造型奇特摩托车,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然后进门便看到了一个穿着奇怪装束的老人家,我当时还很惊讶,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位中国人。然后经理向我介绍了这位老人,他的名字叫陈良全。

  后来我在网上专门搜索了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旅者:“摩旅不识陈良全,走遍天下也枉然”!具有这么高评价的人物,到底是有多么传奇啊!

  我通过与他的一番交谈,切实了解了下他的经历。1986年因为情场失意,陈良全便产生了一个念头: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走遍全球。时至今日,陈良全已经56岁了,单人单车,骑行走过了109个国家,穿越了7个战场。

  我问他,这么辛苦地走了这么多年,如今已经56岁了,在路上就不担心发生意外么,风吹日晒,没有伙伴的相互扶持,如果在路上生病了或者遭受意外怎么办?

  陈良全的回答真的让我感到由衷的敬佩:我在路上经历风雨,贴近自然,自然无病患的忧虑,而路就在那里,在路上小心一些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在营地小坐片刻,陈良全就问我们,这里有没有塞拉的国旗,我有点诧异,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指着营地内国旗台上的并排飘扬的中国与塞拉的国旗。

  他急忙便跑了过去,在国旗下掏出了他的手机,对着塞拉的国旗照了许多照片。我没有抵挡住内心的好奇,于是便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每当我新到一个国家,我便会在这个国家拍三种物品的照片:一是这个国家的国旗,二是这个国家的货币,三是这个国家的车牌。这是我每到一个国家必须要拍摄的三个种物品。”刚说完,便看到了我们营地内的停放在停车位上的工程用皮卡,紧接着问我们“这个车是用的塞拉的车牌么?”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于是又蹲在车前,认认真真地拍了一张车牌。

  我问了下他接下来的行程,他说接下来要走还要非洲的5个国家、欧洲的4个国家,然后会看情况,有可能去南美洲或者其他洲的国家。

  我仍对他的行为抱有不解,于是便大概地问了下他的家人的情况,他说他现在的亲人就一个女儿了,今年年满24岁。他的女儿也非常支持他的行为,并且曾随他骑行了9个国家。如今他的女儿在国内某座名山上,教导外国人习练中华武术,有了有别与自己的追求,他也很欣慰女儿找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回到办公室,他很是自豪地拿出从一个破旧的小包中拿出数本册子,一本的正面已经写满了各国人民的祝福话语,另一面则有很多画,有的是他自己画的,有的是别人为他画的,说实话他画画功底应该和我这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绘画的人差不多,很像出自一个小孩子的随笔涂鸦,他如果不指出的话,我可能认不出那是长城。然后他对我说,你也可以在后面画啊,我回答他我不会画,他说没有关系,但在我的坚持下,他也没有强求我为他献上我的“大作”。

  有一点让我感到有些自豪的是,陈良全对我说,基本上走到哪里都能找得到中国人,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中方企业,尤其是中国中铁,这也是他在看到我们大门上的中国中铁标识之后第一时间便来我们营地拜访的原因(我们营地是他进入塞拉之后的第一个落脚点)。身为一个中铁人,我对此表示由衷的自豪与骄傲。

  尽管我们一再挽留,但是他还是准备离去,没有在我们营地留宿,他当晚在中铁七局位于首都的主营地住宿,在他离开我们营地之前,我特别观察了他的14辆摩托车,之前他已经骑坏了13辆了,这辆摩托车他说是他在某个国家一个酋长送给他的,摩托车后座上放着一个自制后备箱,两侧还挂着两个侧箱,上面都写着“梦想加油站”,还挂着中国国旗。

  临行前,我们项目为他提供了一张本地的电话卡,我还自费为他买了4个G的流量,可以用于他在路途上的与家人聊天等。

  看着逐渐远去的摩托车与车上的老人,我的心理无法用言语描述,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刹那我有些冲动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但瞬间便被压了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能是我缺失勇气,可能是我无法抛弃,我佩服他,但我不会成为他。

  “山水游人陈良全”,这是他的微信网名,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好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