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垂  柳

    我一直醉心于中铁七局集团长治北制梁场办公区门前的垂柳树,她不加修饰的自然的美如村姑秀发及腰,直接与大地亲吻。
    我徜徉于醉人的垂柳当中,那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如云如雾,如雨如风。春日里游荡于柳树林中,嫩绿的柳叶舔着额头就像母亲用手轻轻抚摸着你。
   低矮狡小的办公平房淹没于硕大的柳树林中时隐时现,时尚的俊男靓女穿梭于柳树林中,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我对垂柳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她富于温柔之美,微风过后,如少女轻摆秀发。
   立春过后,春风最先吹绿的是柳条。“五九六九,沿河开柳”、“春到柳梢头”、“吹面不寒杨柳风”。斜风细雨穿插于柳树林中,弄不清是柳条还是细雨。
   花坛池中的鱼儿逍遥自在地游来游去,垂柳下不经修剪的灌木丛不时招来孩子们捉着迷藏。
   有一天,大风骤至,垂柳更是显得婀娜多姿,她像少女秀发在迎风飘洒,拥抱着秋风硕大的身躯。她又是小鸟的乐园,叽叽喳喳的小鸟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又时常把门前久停不开的汽车上洒下一层粪便,更有一种“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的感觉。下雨了,顺着垂柳的枝条滴落的雨滴在院中水泥地面上印上了各式各样的图案,像孩子们在泼水,又像是天女在散花!
单位名称:中铁七局郑州公司
作者:乔喜军(山西古城煤矿专用铁路工程项目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