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兴勇
本站通讯员:鲁兴勇
中铁十五局二公司

那个风枪手,他走了

 

那个风枪手,他走了(图1)

 

那个风枪手,走了,

他走得很急很急,

仿佛怕战友们前来告别,

会阻断他重回巴山蜀水的圆梦之旅。

 

他本不想这么快就走,

安度往年、享受生活谁不乐意?

但无情的粉尘一点点硬化了他的肺,

多活一分钟,

都需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和付出超强的毅力。

 

那个风枪手,走了,

他走得很轻很轻,

没有惊动风,也没有惊动雨,

如同清晨的村落中袅袅散去的炊烟一缕。

 

他本就再普通不过,

无论在军营,还是回归故里,

闻听他走了的人,

最多也就是发出轻轻的一声叹息。

 

那个风枪手,走了,

他走得很累很累,

还像当年从隧道里走出来,

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走下工地。

 

他曾经有一个梦想,

就是当一座隧道凿通后,

能坐着火车自豪而惬意地走上一遭,

可惜,

如此的奢望至死还深深地埋在他的心底。

 

那个风枪手,走了,

他走得很远很远,

走向远山,走向天际,

一个时代结束了,一切都渐渐淡去。

 

只有他怀抱风枪挺进大山的身影,

总还是那么真切,那么清晰,

那是在告诉今天的人们:

高铁再快,也只能缩短时空,

却无法拉开与那段历史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