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夜听宋词
夜听宋词
 
 
在卷帙浩繁的古典文学中,犹爱宋词。盖因其不仅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也源于对那个时代的神往和这一文学体裁别样的喜欢。单从形式结构来看,如果说诗如士兵列阵,整齐划一,首尾呼应;那么词就似美女起舞,参差错落,曼妙回旋。
初夏的夜,薰风入窗,虫声喁喁。泡上一杯“飘雪”,点燃一支“宽窄”,正适合听上宋词几阕。
打开微信,进入中国铁建职工e家“职工书屋”。终日劳形案牍,受尽了电脑荧光辐射之后,手机屏幕上蝇头小字已是模糊不清,岁月真是不饶人呢。在听书栏目里,依然选择朱孝臧所编的《宋词三百首》。虽然本书在词作选录上略有遗珠之憾,但也收录了绝大部分足以代表宋词最高水平的名篇。
乐声渐起,“大江东去”的豪放和“晓风残月”的婉约在斗室里弥漫流淌。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聆听“李三瘦”这一阕小令,仿佛看得见那个“沉醉不知归路”的婉约女子,在暮春时节的清晨,在雨疏风骤中,又是一番“宿醉未醒”里,慵懒问景,无心的丫鬟说海棠还是老样子。词人连忙纠正:应该是绿叶繁盛红花凋零啊。
短短三十余字,道尽韶光难挽、芳华易逝的怜惜感慨之情。闻之不觉免戚戚然,有淡淡怅惘萦绕胸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细听苏轼这一首最能代表豪放派的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如见词人青衫负手,独立江畔绝壁,眺望远古,情怀激荡,纵横挥洒。全篇借古抒怀,有壮志难酬、老大无成的忧愤。但觉此词其境旷远宏阔,苍凉雄浑;其意豪迈恣肆,大气磅礴。笔力遒劲,韵律铿锵,确实“须关西大汉,持铜板铁琶”而唱方得其神韵,无怪乎其能达宋词巅峰。
南渡之后,在国土沦丧、天裂瓯缺下真正传承了婉约和豪放两大流派神髓的大家,笔端都凝注了沉郁悲壮的家国情怀。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可怜白发生。”“……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耳边回响着的鼓角铮鸣、马蹄声声里,辛弃疾发出英雄迟暮、报国无门的愤慨感伤;“……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在面对废池乔木的惨淡凄凉、无限追思中,姜夔有山河破碎、北望魂摧的怆然哀痛。
能在华美长短句中自由徜徉,在婉转韵律里放任思量,让漂泊的心偶有所寄,这也算是听书的一点所得吧。
初夏的夜里,不妨静听宋词。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