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帅
本站通讯员:谭帅
中铁一局

“机械大拿”班:汗水铸造“无缝衣”

  (谭帅)10月25日,在昆明地铁2号线铺轨基地的机械检修加工现场,一圈圈弧光在漆成平的面前不停地闪烁。不大一会儿,他的衣衫就紧紧地贴在了后背上,汗水肆意地流动在皮肤与衣物之间,但他顾不上挠痒,直到作业面被“天衣无缝”地焊接完成,才顺手挠了一下背部搔痒的地方。

  漆成平今年57岁,是中铁一局新运公司的一名焊接高级技师。参加工作39来,漆成平每天都是一身满是焊洞的工作服、一副面罩、一把焊钳,或蹲、或仰、或卧,只要有焊口的地方,不论多脏,位置多隐蔽,他都能“天衣无缝”地完成。


漆成平工作掠影

  众所周知,机械班里的焊工岗位十分辛苦,因为作业内容的特殊性,他们一年四季都要穿着厚厚的衣服,一到天热就是汗透重衣。电焊作业基本上是蹲在焊接物前,加上很多焊接部位要求一次完成,往往几个小时作业下来,腿脚麻木,颈椎腰椎酸痛,很久都恢复不过来。

  但今年项目复工生产以来,漆成平所带领的机械加工班,从来没有叫苦叫累。期间,无论刮风下雨、白天黑夜,亦或是钻到洞子,爬上十几米高的门吊,他们总是奔走在急难险重的施工线上,而他们也总是不负众望,屡挑重担。

  “与其他工种相比,机械班的活很脏,也很苦,想要成为一名好的机械手只能用汗水来换,没有任何捷径可走。”这是漆成平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他送给搭班年轻员工的忠告。

  陕西汉中25岁的殷琪林就是其中一位,今年他跟随老漆搭班已经7个多月了,他也是班组当中最年轻的一位。

  当笔者问起他在焊班最大的感受时,这位青涩腼腆的男孩答道:“刚开始还真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每天眼睛很痛,腰腿发麻,还要学习电工、维修方面的知识,一天下来可真扎实,但后来看到漆师傅他们都能坚持下来,我又有什么可退缩的,年轻人更要多学多吃苦哩!”说罢,他那略显疲惫的脸上顿时焕发了活力。

  同班组的陕西礼泉籍男子张超利今年46岁,刚刚结束完银西高铁甘宁段建设的他,又再次辗转云南昆明地铁项目,随后加入了机械班。开始他也只是单一的负责焊接工作,但随着工程任务的繁重,各项机械加工维修,施工器具改装改造、隧道布线接灯等也逐渐成为了他与工友们的新任务。

  “地铁条件比大铁好的多了,虽然现在琐碎的工作多了点,但我们人手不够的时候,项目上随时都派人增援,撒都好着尼”。听完殷琪林的讲述后,老张也放下手里的工具憨厚地说道。

  “以前的机械没那么先进,现在企业发展了,机械越来越科技化了,干活也越来越轻松了…”

  “以前给钢板钻眼都是拿手扳钻,一个小小的钢板孔就要十几到二十分钟才能钻透,现在不到一分钟就能搞定的,方便地很哩…”

  就这样,施工现场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

  随后,笔者通过与综合队队长樊小兵的交谈中再次了解到,其实地铁项目机械班的任务十分繁琐,它涵盖了溜槽机具加工安装,机械设备维修保养,施工接线接电,铺轨工装改造维修以及场内大大小小几十种机具配件的加工生产等事情。另外在遇到机械设备故障时,更是要保证24小时随叫随到,人员不多,但工作着实繁重。

  不觉间,午饭时间到了,他们也开始了一天当中稍微较长的间歇时刻。用餐时,笔者与老漆聊了一些工作之外的事情,从交谈中了解到,他对自己一直有一个评价:“文化理论水平可能不如别人,但手上功夫绝不能落在人后。”目前,老漆最大的愿望就是借助公司这个平台,再踏踏实实地干上几年,最后在“以老带青,中青相传”的优良传统中,为企业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机械大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