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登明
本站通讯员:尹登明
中国铁建二十一局集团三公司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 ——记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仁沐新项目高级测量工赵勇
       退休是人生历程中的重大转折。有人感叹,“船到码头车到站”。而今年已年逾花甲的老职工赵勇却认为:“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只要自己身体还健康,还能为企业做一点事情,就一定要继续发挥自己的余热。
       只有初中文化的赵勇,1978年12月从云南镇雄应征入伍到青海省乌兰县铁道兵十师50团可可火车站从事房建工作。他爱岗敬业,恪尽职守,勤学善思,业务精通,先后参与了河北大秦铁路一期、宁夏宝中铁路、陕西咸阳市政道路和西汉高速公路、青海西宁绕城公路和青藏铁路二期风火山隧道、云南富广高速公路和腾龙高速公路、贵州凯羊高速公路、湖南黔张常铁路、四川仁沐新高速公路等大型工程施工测量工作;他能把所学的测量专业知识与施工生产高度融合,并发挥主观能动性,为所在项目的工程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无悔的选择
       了解工程测量的人都知道,这不仅是一个流动性强、劳动强度高的工作,还是一个十分艰苦的行业。1979年4月,新兵集训结束刚分配到铁道兵十师50团的赵勇主动请缨参加可可车站房建测量工作,从未见过测量仪器这“洋玩艺儿”的赵勇,横看竖看就是摸不着头脑。接下来的一连几天,赵勇白天跟着测量老兵跑前跑后、问长问短,夜晚打着手电蒙在被子里“啃”书本。测量苦,在青海高原搞工程测量则更苦,房建测量叠加放线点多,精度要求高,多少个风霜雪夜,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可赵勇从没喊过一声苦,每天笑呵呵的背上测量仪器上工地,起早贪黑,日出而作,日落不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苦?干啥不苦?既然我选择了测量工作,这就是我的职业,有选择就要有付出,怕苦怕累就不当铁道兵!”
图为赵勇在操作全站仪
      赵勇自感文化水平低,他工作中贯用“笨鸟先飞”的方法来完成测量工作任务。他说很欣赏《青岛往事》里的一句台词:“因为拙,别人坐着你要站着;因为拙,别人站着你要走着;因为拙,别人走着你要跑着。”其实赵勇不“笨”也不“拙”,“接受事物快,消化掌握得也快。”这是熟悉赵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几十年来,施工现场换了一个又一个,战友走了一查又一查,测量仪器也更新换代了一批又一批,荣誉证书他捧回一本又一本,而赵勇无悔选择的测量“初心”则恒久未变。工作中他坚持比别人“先行一步”,每天总是早早赶到施工现场,边干边学边实践,遇到难题就向经验丰富的同行请教,共同探讨后再翻开书本对照演算,反复论证,最后再记录下来形成自己的经验。2015年3月至2019年10月,赵勇在湖南黔张常高速铁路项目工程测量中,由于他对新型建筑工程全新的测量技术的精准把握,精测数据处理得心应手,因此他所在的项目工程测量总是在参建单位率先达标,他个人也获得了企业“先进个人”荣誉。
砥砺前行的老“兵”
       2019年10月,公司一纸调令把赵勇派到四川仁寿至屏山新市公路LJ16标段测量班担任桥梁工程测量主管。花甲之年的他,虽然工作环境又有了新变动,但却丝毫没有改变赵勇这个老铁道兵,在本职岗位上刻苦钻研、吃苦耐劳、砥砺前行、高度负责的工作热情。
      建设中的四川仁寿至屏山新市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的上海至成都高速公路(G42线)成都至丽江联络线(G4216X线)的重要组成部分,高速公路建成后,对于拉动地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项目部承担这样一个惠及地方老百姓的民生标段工程,测量工作作为工程建设的“眼睛”,更是项目工作重中之重,赵勇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任务,他和测量班战友始终以最饱满的工作热情,最佳的工作状态投入到工作之中,合理安排测量工作,认真做好现场的第一手测量资料。与现场施工管理人员紧密配合,按照现场需要保质保量的完成每一项测量任务,为施工质量及进度提供了有力保障。
      测量工作岗位辛苦,在川南的崇山峻岭进行工程测量更辛苦。尤其是项目前期刚进场,测量工作比其它部门更难更复杂更辛苦,因为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线路征地界限,要给后期进场的施工队提供工作面,所以要在野外大范围长距离的作业。赵勇和他的测量工友顶酷暑、战蚊虫,为了精准测量每天爬山涉水,以拼命三郎的精神完成一个个任务,用他手中的测量仪器,为施工生产提供了坚实保障。面对比他参加工作晚、测量工作经验欠缺的同事,他总是竭尽所能,用心帮助,有问必答,一对一的教授测量知识。
      赵勇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北方工程项目搞测量,习惯了北方的生活环境,初次来到四川屏山这个地方,这里的环境对于赵勇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气候闷热,植被茂密,环境潮湿,一天下来,衣服要汗湿好几次。然而在工作中最大的考验,则是来自危及生命的毒蛇。测量班每个人几乎都见过当地的几种致命毒蛇。经过风吹日晒下的测量,有皮肤被晒爆皮的,有被树枝划伤,有被刺戳伤,有被大量的蚊子咬,有滑下山涧摔倒的……这些印记记录了测量人的艰辛。
      在野外进行施工测量,既要承受蚊虫叮咬,小心遇上毒蛇,还要应付天气突变。一次赵勇和测量工友上山进行导线测量,刚到达测量目的地就下起了暴雨。为了避免仪器淋雨损坏,他毫不犹豫的用唯一的一把伞遮住了仪器,自己淋湿也毫不在意。雨过天晴,他在泥泞和杂草中艰难的前进继续测量。
     “小袁,今天我俩去月儿坝大桥放样测量,全站仪我来拿,测量支架和零碎东西你带上,早上天气凉快,我们去早点”,每天早上6点半这个时候,赵勇和测量班的同事们就早早的去了工地。赵勇每天去工地测量的时候身上都会背着几十公斤重的测量仪器,经常是山里没有路,他和其他测量人员,挥舞镰刀开路。他白天常常都是在外面跑着,风里来雨里去,晚上回到驻地宿舍,仍然挑灯夜战处理数据,为项目工程的顺利开展提供出一组组精确的数据。
      不厌其烦、精益求精,赵勇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心态,为建造祖国路网通途而不懈奋斗,用他的测量“初心”在交通建设事业中继续谱写新的篇章。(夏文斌)
 
为您推荐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潘铁花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吴昱霖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王亮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 杨馥珊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丁铭春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潘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