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人物专栏
小李的一天

  早上5点10分,小李眯着眼习惯性地伸手关掉了准时的闹铃,起床洗漱。5点30分,来到办公室放下今天要随身带到现场去的物品,水杯、雨衣、安全服(帽)以及对讲机。之后去食堂准备就餐,6点再次回到调度室进行一天的交接班,聆听领导下达工作计划安排,并和同是现场调度的前辈交接今天白天需要注意的工作事项。

  交接班会议结束已是6点30分,小李开始动身前往现场。7点准时开班,正式开启了一天的工作。先是对采掘矿石挖机司机进行交底,往哪儿挖,挖多少;并协助卡调安排中刚方卡车司机到达所属铲位。忙活到上午9点,对讲机里呼喊小李去放线,小李迅速跑过去协助采矿部用GPS放出矿岩分界线。10点20分,放线完事的小李时不时来回奔波,关注着各处矿石采剥的情况,以防出现差错。忙忙碌碌到11点50分,终于松口气的他乘坐班车回到项目部,12:20就餐完事后顾不及短短的时间小憩,和家里人开通了视频聊天。因为刚果金卢本巴西比国内晚6个点,不然等小李下班,家人早已休息。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便到13点10分,小李挂掉了视频前往现场,准备下午13:30的开班。下午也并不能轻松多少,卡调有什么指示,都需要现场调度去传达实施;项目部有什么疑惑,需要小李他们去确认回执。采矿坑底没有网络信号,光秃秃一片的岩石,也没有什么遮挡物,小李一呆就是半天,没法玩手机来缓解视觉上和精神上的疲劳。幸好现在是雨季,对阳光的感受还不太明显,到了旱季,还得遭受太阳火辣辣的直射。17点50分,给业主报完品位(矿石含量)的小李准备返回,到达项目部已是18点05分,正好赶上下午的交接班会议。

  晚上19点30分,小李还在办公室准备明天的放线工作。看着刚参加工作半年的小李,肤色已变得十分健康。我和他漫无目的地聊了起来,期间随口问了句:来了半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啥需要帮忙的?小李说道,刚来那2-3个月,工作干劲儿十足,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还感觉兴奋不已,下班后还能满项目部蹦跶,也不咋想家,有点庆幸远离了家里人的唠叨。现在慢慢熟悉工作之后,倒十分想家了。时不时就想和家里人视频一下,东拉西扯的说会儿话也感觉挺好。不过项目部的哥哥姐姐们对我都很照顾,不同于学校那种同学和朋友关系,我慢慢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家的归属和一种对家人的依赖,很奇怪......晚上21:00,小李忙完后我们一起回寝准备休息。

  这就是小李的一天,平凡而忙碌,普通而充实。

  躺在床上思索着小李说的话,我笑了,自己何尝不是这么过来的呢!小李是一个普通的实习生,也是大多数职工的映射。作为一名海外工程人员,无可奈何又幸运十足。无奈的是我们辛勤工作常年在外,想家而不得家;感念的是我们在哪儿,家就在哪儿,还有一大家子人,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