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林旭
本站通讯员:邱林旭
中铁十五局集团第三工程公司

世界最遥远的问候,坚持的守护

—— ——疫情之下
      我和我女朋友都属于驻海外队列中的一员,她是中东航空公司的空乘,我是一名海外路桥工程师。我一两年换一个国,七年换了五个国家。她四年到过七十多个国家,都是当初那句网络名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曾经几年前在迪拜的偶然相识,几年间从相识相知,慢慢步入了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依然这么多年我们还是异国恋。
      由于习惯了驻外生活成了回不去的中国,离不开非洲的我,习惯了非洲驻外生活的方式,简单工作,简单生活。
      2020年1月13日我坐上了从卡塔尔回国的飞机,当时约定我先回国,她1月21日回国,我到家后连着睡觉睡了7天,每天一觉睡都是从凌晨1.2点睡到下午4点,然后吃顿饭继续睡,只希望这几天的时间快点过去,想早点等她也飞回中国,想早点看见她。
      疫情逐渐袭来—当时疫情已经慢慢逐渐危机起来,回国的第2天醒来,好友圈里全是说疫情已经严重,需要口罩,当我准备在网上买口罩的时候,早已售完,我赶紧给她留言,美女:国内疫情严重,这几天回来你其他少带一些,尽量多带口罩,亲戚朋友没有几个人能买到口罩。
      疫情严重,口罩紧缺—我告诉她中国已经买不到口罩了,现在没有口罩出不了门,她回国前飞到每一个国家都会去买口罩,我们身边的亲戚朋友都没有口罩,都等着她从海外带回来,她每次买到口罩,虽然价格也已经贵了起来,会开心的给留言,买不到口罩会沮丧的说,这个国家的口罩被买光了,亲戚朋友都指望着她能带回口罩,买的口罩其实已经在当时都是高价了,上面写着中国制造,中国卖出去的口罩又被买回来。
      驻外人都是顾家的人—1月21日她下午的飞机,我大早上10点已经在机场等她了,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等,异国恋4年,平均8个月休假的时候才能见一次。我只在机场的在出口等她,即使知道她不是这个航班,但是心里想万一她故意要给我惊喜,我也好给她惊喜,
从出口出来的旅客都带着口罩,还有很多人都是带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口罩,可想当时口罩有多紧缺,那些驻外人在家人最需要口罩的时候,一箱子一箱子的口罩往国内带,中国人就是这样顾家,海外亲友有困难的时候。又一箱箱往外带,中国人就是重情义。
       望着旅客出口,每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妹子我都会仔细看下,是不是她,那几个小时过的真的慢,随着看到她的飞机航班号显示降落,就知道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可以看到她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出口。
       忽然一个身穿风衣,长发飘逸,脚踏银光闪闪的高跟鞋,从出口走出来,没错就是她,看着她并接过手中的行李箱,我本来想说句优雅又不失绅士风度一句话,这为女士坐车嘛?免费,还有帅哥拿行李,结果她来了一句,赶紧离开机场机场人流量大,不安全。
我2020年3月乘坐着离开禁飞之前北京机场离开中国的最后一趟航班,若大的Ek380上,只有我和几个同事,还有中国援助医疗队,我们其它行李没有带多少,带的的还是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
       现在每天她留言最多的是:记住戴口罩啊,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希望你早点回国,我说的最多的是:你不要担心,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疫情结束航班一开就可以回国了。
疫情期间有很多人因工作原因在,在疫情前未休假,如今在海外继续工作,有多少人因为疫情不得不留在家中,大家在守候着世界变好,大家期待着尽快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