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我的爷爷奶奶

  又是一年清明时,转眼间,爷爷奶奶已经逝去一年多了,偶尔回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还会浮现在眼前,让我难以忘却。今天是清明,我本应亲自去为爷爷奶奶扫墓祭奠,但因工作原因,无法如愿,所以特地写了这篇文章,以表思念。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也是所谓“留守”儿童的一员,爸爸妈妈从小到大几乎没有陪伴过我,都在外边忙碌挣钱,所以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跟他们的感情自然比较深。

  我从小是一个很调皮的孩子,做过很多荒唐事,也经常惹得爷爷奶奶生气。小时候因为小,不懂得什么道理,现在回忆起来,着实令人不堪回首。小时候,学习不好,功课门门零蛋是家常便饭,也因此被退过学,记得那次被退学,我挨了爷爷最重的一顿打,最后爷爷通过走关系,让我从新入学,并把我安排到一位好老师门下,正是因为这样,我的成绩才慢慢好了起来,才有了今天还算不错的我。

  我的奶奶,人生境遇不是很好,自打我记事起,便一直双目失明,听人说是白内障,时间久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虽然如此,我奶奶心里可跟明镜一样,清楚的很,我有时候偷偷拿零食吃,她也能知道。我奶奶对我非常好,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给我,会因为我生病而难过,会为我的前途而担忧,不过有时也会因为我的调皮捣蛋而生气。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上初中,高中,直到大学,因为住宿舍的关系,和爷爷奶奶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到大学后,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我假期会去打工,挣点零花钱,和爷爷奶奶一年都见不到一次。可没想到,还没等到我大学毕业,爷爷奶奶就相继离世了。爷爷走的时候我还在学校,并未能见到他最后一面,不过子女很孝顺,让他走的很风光。奶奶去世时我恰好在身边,那时是在疫情期间,因为政策原因,不让聚众,不让走动,所以奶奶走的比较“憋屈”,有很多亲人和朋友都无法来参加葬礼,这样成为了我父亲那一辈人心里的一根刺。

  清明是为亲人扫墓,祭奠的日子,是表达我们对先祖怀念、感恩、孝顺的重要节日,但对逝者最好的祭祀,就是让生者活得幸福。爷爷奶奶,我现在过得很好,不必为我挂念和操心了,愿你们泉下有知。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