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春联

        腊月年味浓。还清楚记得父亲健在时,一进腊月,就张罗着写春联的情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质生活贫乏,春联都是手写。父亲从事教育工作,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每到春节前夕,街坊邻居便纷纷找上门来,把买好的红纸送到我家,请父亲写春联,而此时,也是我家最为热闹的时候。
       每次写春联前,父亲都会认真清洗双手,我也会有一份特殊的“功课”——陪父亲写春联。父亲写好一幅,我便赶紧取走,平放在干净的地方,家里书桌上、柜子上、地上到处都摆满了墨迹未干的春联。而我则像一个书童,侍奉左右,围绕着父亲转悠,帮着研墨、裁纸,晾晒,嘴里还不停地念着春联的内容。从腊月小年一直写到年三十,家里的客厅、走廊到处铺满着红彤彤、长短不一的春联,伴随着浓浓的墨香,直到春节到来。
       贴春联是一件大事,更是一件快乐的事。除夕那天一大早,母亲会提前熬好糨糊。父亲对贴春联有着严格要求,必须做到有门必贴,而且要先贴大门。贴春联时,姐姐抹糊,父亲粘贴,我则监督贴得齐不齐、正不正。姐姐拿一把小笤帚粘上糊,在春联背面上中下位置各抹几下,保证涂抹均匀,这样春联才粘得结实。父亲和姐姐一人拿着春联的一头,来到大门前,听着我的指令,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在听到我说“好”后,用笤帚从上往下扫一遍将春联粘牢。红红的春联不但装点着门楣,渲染着节日气氛,也充满着对新年美好生活的向往。
       小孩子们最高兴的是贴上春联后,到各家门前去看春联,读上面写的内容,遇到不会的字就会问大人。父亲曾对我说:“写春联、贴春联就像做人,写得要认真、字要端正,贴得要细心、上下规整。”父亲用他特有的过年仪式感,深深地影响着我。
       进入21世纪后,春联变成了印刷品,大街小巷摆放的春联、窗花、红灯笼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每年春节,我也会买一副精致的对联,年三十贴到门上,喜迎新年的到来。
       而那些光阴里的年味,经历岁月的沉淀,给我留下最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