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奎元
本站通讯员:吕奎元
中铁十五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对越自卫反击战,一个时代的符号

  著名歌唱家李双江演唱的《再见吧,妈妈!》、《我爱老山兰》这两首歌曲催人泪下,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英雄赞歌。那场战争过去43年了,至今仍留在人们的记忆里。那是一段值得永久纪念

的历史!


对越自卫反击战最美战地护士(网络图)

    1979年初,广西和云南中越边境,越方对中国不断挑衅,打死打伤军民多人,中国政府多次与越南严正交涉,站在两国多年友好往来的份上,申明和平解决边境问题。但越方不但不停止挑衅,反而变本加厉扩大事端,自不量力地兴师动众,与中国拉开了大打一场的架势,连续向边境发起进攻。中国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奋起还击。

  据史料记载,1979年2月17日,中央军委下令对越南的侵略进行自卫反击。中国军队从云南和广西两个方向发兵打击越寇的嚣张气焰。云南边境参战的官兵,统一由熟悉越军兵法的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指挥;广西边境的作战,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指挥。总共出动9个军29个步兵师(分别为:11军、13军、14军、41军、42军、43军、50军、54军、55军及20军第58师、广西军区独立师、云南省军区独立师、广西军区2个边防团、云南省军区5个边防团等)、2个炮兵师(炮1师、炮4师)、两个高炮师(高炮65师、高炮70师),以及铁道兵、工程兵、通信兵等各兵种近56万兵力(战前准备中各个甲种步兵师、乙种步兵师都扩编为12000人以上的临战编制),在约500公里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突袭,越军以6个步兵师(第三、三一六、三三七、三三八、三四五、三四六师),16个地方团及4个炮兵团,总兵力约100000人应战。越军刚经过战争洗礼,全民皆兵,采取以退为攻的战术与中国军队交战。当中国部队撤退时越军进行小规模反击,使中国军队伤亡有增无减。据说,当时中国军队的枪炮只对准越南军队,没有对老百姓下手,放他们一条生路。结果一部分越军装扮成当地老百姓对中国军队进行偷袭,而我军不忍对其下手的百姓却暗里杀害中国军人,导致我军伤亡惨重。后来忍无可忍,一声令下,奋起还击,集中炮火打击屠杀中国军人的越南百姓,直打到离首都河内20公里处。再打下去,越南首都不保。我军以多出对方5倍多的兵力狠狠教训了越军,打得越军如丧家之犬,落荒而逃。

  最让人愤慨的是,越南军队用的枪炮、地雷都是胡志明主席在世时中国增援的,可后来越南与中国关系恶化,恩将仇报,用中国赠予的兵器杀害中国人。

  这次战争,中国在人数和装备上占据绝对优势,展示了中国强大的国力和指挥作战能力,从而赢得了战争的全面胜利。但也暴露了指挥上的一些失误,没有充分发挥炮兵的作用,导致我军伤亡人数比越军多若干倍。

  1979年2月17日战役打响后,我所在的27团全体官兵对越寇的侵略行径与全国人民一样表示义愤填膺,强烈愤慨,越南将两国人民多年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丧失殆尽。一个主权国家岂能被凌辱?我所在团的两个新兵连,根据铁道兵兵部的命令,要开赴前线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另有上千名老战士也上战场与越南鬼子拼个你死我活。

  我在新兵连当炊事员,所在连队没接到开赴前线打仗的命令。但不管新兵,还是带兵军训的老兵,都高度关注兄弟连队战士的出征。给予敢于来犯之敌以重拳还击,是军人的神圣使命。为稳定军心,两个即将开拨前线的新兵连,每天杀猪为战士们饯行。新战士都是十八九岁,刚离开家乡,离开父母走向新生活,许多人是抱着学技术、学文化在军营里成长的梦想来的,哪知要上前线打仗。谁都清楚,战争是残酷的,打仗就是要往死里打人,不是闹着玩的,运气好立功受奖,还有可能火线入党、提拔为军官。运气差的,战死沙场,连男欢女爱之事都不知道是啥滋味便永别了这个世界,这样的人生是谁也不希望的。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肯定能活着回来。新战士们哭成一团,脸上挂着泪珠,有的在被窝里痛哭流涕,像天塌下来一样。多数人都在想,这一去恐怕再也见不到亲人了。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军人必须无条件服从命令。不管情愿不情愿,经过战前动员,离开父母不久的战士最终踏上未知的人生旅程。遗憾的是,开赴前线的几万名铁道兵官兵,因行军途中延误了十几分钟,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风雪封山,待推土机开辟出一条道路赶到前线,自卫反击战宣告结束,增援的一大批铁道兵官兵,没回到原来的军营,而是带着无数梦想和对新生活的渴望融入陌生而亲切的野战部队,多数战士两年后退伍回乡。他们如果再回到铁道兵军营,5年后如果不退伍的话,也并入铁道部。从农村入伍的战士都渴望成为吃皇粮的筑路人。据我所知,从野战部队退伍的那些战士,少数人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有的还成为亿万富翁,有的成了厅局级领导,当然大部分的日子只能说过得去,谈不上很好。

  对越自卫反击战鸣金收兵后,对牺牲的军人还保密了一些时间,后来各地民政部门陆续收到在前线牺牲官兵的骨灰盒,有红的,有白的。据说红的是壮烈牺牲的烈士,国家还发给一笔抚恤金。白的是被就地镇法的逃兵,父母失去了儿子,没抚恤金,脸上也不光彩。那时,凡是家里有子女当兵的,都在打听自己孩子的消息,由于通讯落后,信息不畅,父母与军中儿女沟通难,没电话,手机还没造出来,靠电报、信件,往往一封信10多天才能收到,这种通讯方式在全世界估计延续了几千年。

  父爱如山,母爱如河。哪个父母不牵挂军中的儿女?焦急等待确切信息的心情可想而知。在一些地方,有的人道听途说,散布虚假信息,以讹传讹,制造混乱。当时在我的家乡有人造谣,说我在法卡山战斗中叛逃被击毙,县里要给家里送白骨灰盒。这个谣言我后来才知道,那阵子我写的亲笔信,父母怀疑是战友模仿的,真伪难辨。我父亲一次次到公社打听,公社干部怎么解释,我父亲都不相信。后来真相大白,但有人还以为我真的很不光彩地死去了。几年后的一个夏天,我回家探亲,一位多年未见的女孩碰到我吃惊地问,听说你早就没了嘛,怎么还活着?脸色被惊吓得煞白,以为大白天撞见鬼了。

  在自卫反击战中负伤致残退伍回原籍农村的战士,凡荣立二等功以上的,国家都给安排工作。

  30多年过去了,那场战争和当年英勇杀敌献身的英雄们,渐渐从老一代人心中淡去,70后、80后、90后的年轻人更不知道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80年代初国家出版的一本记载上百位为国捐躯的英烈感人故事的报告文学集《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很难觅到踪影了,连我这个爱书之人也没看到过,只能去图书馆寻找。

  作为中国人,都热爱自己的祖国,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显而易见。我们的国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敢于来犯之敌都会遭到全国人民的有力还击。反对和厌恶战争,不等于没有战争,中国曾饱受八国联军、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国共内战之苦,人民的生活度日如年,在死亡线上挣扎。残酷的战争,老一辈人体验的最深。

  远离战争的和平生活,是每个人向往的。
           中铁十五局集团杭甬项目部吕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