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建军
本站通讯员:郑建军
中铁十二局集团

夜籁静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老铁道兵的赤子情怀

夜籁静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老铁道兵的赤子情怀
·郑建军·

       谈起成昆铁路的建设,内心总会五味杂陈。何故? 
       身为铁道兵,我为铁道兵在当时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前后14年才修建完成,付出的巨大牺牲是语言难以描述确切的。是铁道兵在沿线三分之二的崇山峻岭、奇峰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地势陡峭、地质复杂、被西方专家声言“修成了也是一堆废铁”的荒谬预言中,靠着伟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无畏艰难险阻,以及“铁道兵前无险阻,铁道兵前无困难”的一往无前的顽强毅力,从而创造了“二十世纪征服人类自然的三大奇迹之一”,排在了美国的阿波登月带回的岩石和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之首,中国赠送给联合国的“象牙上的成昆铁路”艺术品,至今仍展览于联合国总部的显著位置。每每想及于此,我都倍感骄傲!
       身为铁建人,我为能在有生之年,有幸重走铁道兵之路,再次踏足成昆铁路的痕迹,为成昆铁路的扩能改造再铸辉煌,心情都无比的豪迈。新成昆铁路峨眉至米易段的建设号角吹响之时,我还在成蒲铁路(川藏铁路的初始段),短短的中标公示期尚未结束,我们一行五人小组迅速提包上车就出发。无暇关顾车窗外逝去的路边风景,一路直奔凉山腹地的峨边彝族自治县,当天便与地方政府部门取得联系,第二天开通手机办公,一周之内,工程量复核、大临建设和建家建线开始启动,并有10篇报道上了各级媒体。每每念及于此,我都倍感自豪!

       自2016年3月26日上场新成昆铁路工地至2018年10月,两年又七个月,整整950个日日夜夜。其中,大孩子结婚,没能赶回去参加婚礼,可贵的是孩子能理解父亲的“苦衷”,婚后三个月,从西安开车带着媳妇赶到了新成昆铁路建设工地,看望了还在工地泡着的我。
       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春节统一放假、母亲去世三周年的忌日离开过工地,每天都是岗位所系,像陀螺一样旋转在项目部的业务范围之内。其中,写出党建和行政方面无法统计的各种总结、纪要、记录、汇报等文字材料;另外,还写出了各类形式的新闻报道500多篇发表于各级新闻媒体上,基本全方位的反映了新成昆铁路的建设风貌和员工风采;自成都铁路局集团成昆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创办《新成昆铁路》月刊后,每期都有甚至不止一篇的稿件见报,总数达近百篇;两年多时间,每年都会被集团公司《建设先锋》报评为“优秀撰稿人”、被成都铁路局集团成昆铁路有限公司的《新成昆之路》报授予“模范通讯员”称号,并为所在项目经理部争得《新成昆之路建设先进单位》牌匾;同时,编辑成昆铁路峨米段三标《成昆飞鸿》期刊9期;另外,凭借个人的勤奋努力,业余时间自编自印了《成长的足迹——郑灏日记汇编》、《郑海昌先生遗作选》、《生存的代价》和《生活的节奏》等书。

       

       2018年11月,由于被公司抽调前往尼日利亚加强拉各斯至伊巴丹铁路项目的党建和宣传工作,我只能参加了繁杂的体检、申请护照等一系列手续后,单程飞行近20个小时前往非洲。到了异国他乡,修建成昆的心结依然死死的拧在心里,通过成昆项目的工作群,看着项目建设取得的点点滴滴,似乎看到了新成昆铁路在一米米向前延伸。在尼日利亚三个半月的时间,依然写出《醉太平》词两首发表在《铁道兵记忆》报。
       2019年春节后,拖着因为腰间盘突出导致压迫神经的躯体回到了祖国,经过治疗,身体踏实了,心也踏实了。但并未能再次深入成昆铁路建设工地,而是收拾了遗留在成昆项目上的个人物品和资料,于5月11日只身飞往公司大理至临沧铁路工地帮忙。在大临工地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竟然发表各种新闻和文学稿件上百篇次,《重聚成昆》和《铁道兵博物馆》诗歌发表在《新成昆之路》报上。同时还经常保持着与成昆铁路项目同事之间的沟通,念念不忘成昆铁路的建设,每每通过《新成昆之路》报知晓了悬灌梁合拢、横洞与横洞的贯通消息,便一度兴奋的失眠。
       4月初,集团公司中标江苏省南沿江城际铁路项目。6月初,一纸公文,走马上任集团公司南沿江城铁项目经理部党工委副书记兼纪工委书记岗位。南沿江城际铁路设计时速350公里,将近四年的工期,标志着成昆铁路已经完美收官,再想回成昆铁路如火如荼的建设工地生活,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自豪,我们是成昆人》发表在《铁道兵记忆》报,依然反映出了我“从成都到峨眉、到米易/再从米易到攀枝花、到广通/一路铿锵走出坚定/一路挥洒未洗的征尘/飞越大渡河、金沙江和龙川江/穿过峨眉山、大凉山和小相岭/新成昆铁路一路向南/处处都彰显成昆人的激情”的不解心结。
       7月初,在离开成昆铁路建工地长达8个月后,党组织关系开了出来,工资介绍信开了出来,在确定我不会回到成昆铁路建设项目后,终于被成昆项目的工作群清理了出来,在烦恼于众多的微信和QQ群干扰中,不知内心是释然还是无味。
       老成昆铁路,一个与铁道兵有着不解之缘的心结;
       新成昆铁路,一个与铁建人有着藕断丝连的情缘。
       离开了成昆铁路建设,来到了南沿江城际铁路工地。成昆铁路建设接近尾声,通车的汽笛即将鸣响;南沿江城际铁路建设刚刚开始,伴随着锣鼓声声已经吹亮进军的号角。那就让成昆铁路鸣响起的汽笛与南沿江城际铁路建设的号角来一次琴瑟和鸣的大合唱吧!

为您推荐
来源: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王登科
来源: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摄影:郑建军 配诗:赵成新
来源: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杜效言
来源: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王薪雅
《中国石油和化工》杂志社有限公司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