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西藏初雪——等一场围炉煮酒

  下雪了,起风了,布达拉宫红山上跑下来的风,撞着冬樱树和木房门,我的门我的窗,撞翻碗底最后一口青稞酒。火苗扑簌,这根黑兰州怎么点也点不着,我想我该找个温暖的地方躺一躺,我想我可以回到北方的故乡,北方哦北方,炖菜、烧酒、大馒头,厚厚的棉被,热热的火炕,落雪无声的午夜,无人的街道,咯吱咯吱的......

  雪域高原今年的雪比往年来的要早,下的也更猛,早上值完夜班才看见山头飘着几片云,睡了一天起来,呵!白茫茫一片,不由的想起持明仓央嘉措的一首情诗“夜里去会情人,早晨起来落了雪了,脚印留在雪上,保密又有何用”。

  冬天是一种沉静的美,安静而稳重,悠远而又充满吸引力,工地旁的河水轻快的流着,好像唱着歌一样流过,聆听河水淙淙流淌,似乎能感受到生命的鲜活。驻足在半山腰观望,呼吸着高原清冽的寒气,真令人心旷神怡。

  雪夜客来茶当酒,我却并没有客,如果有,我希望是东坡,李太白也行。其实李太白不光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可爱,有次,他在雪夜和朋友喝酒唱歌,写诗说“雪花酒上灭,顿觉夜寒无”。实在是让人觉得贴心的温暖。但最好还是东坡,他不光有才情,更有情趣有韵味。

  浊酒虽非佳酿,但也是“小槽春酒滴真珠”和朋友“清香细细嚼梅须”......我简直太向往这个场景了,因为,比青青翠羽、小槽春酒、梅香细细更让我动心的,是东坡对朋友来访的珍而重之,对门外这场冬雪的赏而爱之。

  朋友圈被各种雪景照刷了屏:银装素裹的布达拉宫,大昭寺前堆雪人的情侣,八廓街转经的老妈,我的母校和那个说余生要多指教后来走散的女子。那些四海漂泊的游子,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