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又是一年腊八节,您还好吗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您都会唠叨着“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催促我注意保暖,甚至那厚厚的背带棉裤外面,还要套上一层烫绒面料的外裤,裤子厚的走路时候腿都不能合拢,远看像一只笨笨的企鹅;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您都会拿着一小袋红豆,挨家挨户的在邻居家走动,这家换一点黄豆,那家换一点黑豆,奶奶家取点番薯,姥姥家再顺走点芋头……于是回到家再放上点红砂糖,熬成一锅腊八粥,馋嘴的我差一点把舌头咽到肚子里;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您总是剥一上午的大蒜,年少的我不明所以的傻傻看着您,看着玻璃瓶子慢慢被装满,蒜也满满,醋也满满,黑白相间。待它慢慢地变绿,如翡翠一般后,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对这艺术品般的食材下口了;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您就会张罗着给我买几件新衣服,红色的衣、红色的裤、红色的袜子、红色的腰绳,袜子底还有一个小人,您说这是踩小人,能保佑我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的长大;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您就会开始研究家里什么时候开始清扫,这时候的我总是找各种理由跑到姥姥家,为自己躲掉了劳动而沾沾自喜,然后顺走姥姥家新买的那张抱着大鲤鱼的胖娃娃的画,欢天喜地的贴到自己家里;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家里都会准备好白面和各种我喜欢吃的馅,猪肉大葱、酸菜猪肉、韭菜鸡蛋……大人们在包,我在摆,看着一圈一圈在竹盖帘整齐摆放的饺子,想一想口水都流了下来;

  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腊月初八这一天,我都会找各种理由和您去一趟小食品市场,只为了买回来几斤好吃的糖果,大白兔、大虾糖,每年这个时候的我就像面对神灯的阿拉丁,可以对着您许愿,而您往往都能满足我的愿望。

  腊八节不同于正月里元宵节的喜庆,不同于端午节的怀念,不同于中秋节的团圆,皆因腊八节的背带棉裤、腊八粥、腊八蒜、红袜子、大扫除、冻饺子、大白兔满满的都是那儿时的味道,每每回想起都是一段略带微笑的故事,这里有温暖,这里也有亲情。

  又到了腊八飘香之时。在超市看着已经打包好的“腊八米”,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如今没了您的叮嘱,我也有注意保暖,我也有自己尝试着熬制腊八粥,我也有和岳母一起腌制腊八蒜,我的爱人也会给我买一双踩小人的红色袜子,我也会买来清洗剂好好的打扫卫生,我还会去姥姥家帮忙包点冻饺子,而那儿时的大白兔我也会买一包放在客厅糖盒中。对了我还记得您教会我的那句歌谣: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煮煮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玩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当歌谣唱完,而教会我这首歌谣的您还好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