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卖猪
卖猪
中铁建大桥局集团宜石高速项目钱进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1979年4月,祖国大地渐渐有了春色。生我养我的地方,四川(重庆)云阳,好像才从寒冷的冬天苏醒过来。大哥从福建邵武当兵回来,没有积蓄盖新房娶媳妇,幸好妈妈想得周到,起早贪黑,喂养了一头肥猪,舍不得杀了过年,准备卖给区食品站换来的钱,作为给大哥盖新房和和娶媳妇所用。
妈妈饲养的这头猪,虽然只有170多斤,但在那个还没有解决温饱的年代,算是一头大肥猪了。在经过公社(乡)一个姓朱的食品组负责人,来家里猪圈察看以后,便通知某月某日送到已通公路的邻近的双土公社,小地名叫柚子树的地方,上午10时准时过磅秤重,如有误装不上车,责任自担。那时,咱们农民想出售一头猪卖钱,还要给收购站的人提前几次打招呼,说好话,他们认为达到“肥猪”标准了,才同意收购。按照他们的要求送到指定过磅的地方。由于交售点,离我家有30多公里山路,这么大的猪靠我兄弟俩,很难准时送到,为了保险起见,又在生产队请了一个称为表哥的黄姓社员,我们兄弟加父亲一共四人,清早就抬着猪,一脚轻一脚重的向交售点赶。
在食品组人员来家里察看猪时,就交代过了,出售前夜,绝不要喂食。我母亲是一个老实人,全按照他们要求做,也没想歪门邪道,多给猪喂几斤食,在重量上多去赚几块钱,在捆绑前只悄悄喂了一碗  米汤。老妈看到抬走离开的那一刻,还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山路崎岖不平,捆绑的猪又饿又不舒服,一路叫唤不停。我们四人轮流在前面打着火把,走到一个叫铁索桥的地方才天亮;离交售的地点还有12公里,大哥和姓黄的表哥嫌我跑得慢,就他俩抬着,一直坚持到终点,虽然按通知的时间到达了,但收购员还是说耽误了时间,要我们等待第二辆车到来时,才给予过磅。卖猪人都懂得,等得越久,猪的排泄物就越多,过秤重量就越吃亏,看到多数卖猪的都交售了,只剩我们和硐鹿双河几户人家的猪,一直不给过磅办理手续。我父亲找到收购员说理,他总是说等等,并暗示去给负责的一个姓唐的说说,后来才知道这个姓唐的是区食品站的站长,是他不同意,其原因是嫌我们交售的猪,虽然重量达到了,但“肥瞟”不够,要我们抬回去再喂养几个月在出售。我父亲一直给这位唐站长解释,因天气炎热,头天没给猪喂食,加之一路奔波和七、八个小时的排泄,猪的肚子是显得空空的没油,肥瞟也才显得不够,如果这大热天再抬回去,这猪不死也得瘦下来,再说家里等着这钱盖房子,望给予照顾;左说右说,这个唐站长就是不同意。大哥以复员军人的身份找他,他也不点头,我们四个人就差点给他跪下了。
那时,我已在县广播站和地区小报经常发一些“豆腐块”文章,在区和公社也有了一些小名气,很多领导只知其名不见其人。我便直接找到这个唐站长,自报名字,开门见山的怒火中烧的对他说:“你对我们贫下中农太不负责任了,是你们食品组的人上门看了同意了,我们才来交售的,这件事和你没完,咱们等着在《万县日报》上见吧……”。
正当我们灰头土脸,把猪往回抬了近100米的时候,那位唐站长撵上来,大声喊着,“不忙走,不忙走,你们快回来”。他便上前拉着我的手说:“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钱报道啊,算对不起你了,你们养的什么样的猪我们都收购……”。
说实话,我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几十年,手上保存的《法制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铁道建筑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多家新闻媒体单位特邀通讯员证书好几本,唯一和被采访者,说要在报纸上见的就是卖猪的那一次,这也是一生用自己的“特权”和对被采访者,耍“威风”、“拉虎皮作大旗”的一次。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