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企业新闻
沙海“陆战队”的故事——中铁二十一局集团一公司和若铁路S5标项目测量施工侧记

      大漠之南,昆仑山下,素有“玉都”之称的新疆且末县,是中国面积第二大县,处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地理位置偏远,交通闭塞,仅有G315国道穿越这片土地。

  且末沙尘天气频繁,一年多达150天。此刻万里晴空,转瞬风暴来袭,肆无忌惮的卷起大漠的沙子,抛向天空,犹如滚滚狼烟,遮天蔽日。在县城与大漠的接壤处,一片片杂草、芦苇地、红柳林延伸开去。举目远望,连绵不绝的沙丘,高低起伏,风携裹而来的沙粒,打落在稀疏的植被叶子上,啪啪作响。

  2019年4月底,“春姑娘”刚走,毒辣的太阳便开始炙烤着大地,中铁二十一局建设者们首次来到新疆且末,修建和若铁路第五标段,进入大漠施工。137公里,451个测量点,测量队徒步穿越25公里沙漠地带、97公里戈壁滩、16公里县城区段,开展红线测量,断面测量,平面复测,高程复测等工作,测量队仅28天完成第一轮测量,他们被誉为项目的先锋“陆战队”。

征战大漠

  工程未动,测量先行。标段内,25公里线路位于沙漠之中。5月初,测量队进入大漠作业。红日从大漠深处升起,天刚刚放亮,公司精测队、项目测量组共计20人,他们装好仪器,备上干粮和水,兵分两路,进军大漠。

  浩瀚沙海,沙丘起伏,一行人肩扛仪器、手持塔尺、背着干粮和水在大漠中艰难挺进。风起时,携裹着细沙,吹进头发里,灌进耳朵里,漫进鞋子里,他们便戴上口罩、飞巾和防风沙眼镜继续作业。日上三竿,中午时分,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漠,地表温度高达45摄氏度,强烈的紫外线晒在皮肤上,给人以灼痛感,他们便穿上备好的外套,戴上草帽略作武装赶往下一个测量点。中午的大漠仿似一个大烤箱,汗水浸透了队员们的衣服,片刻又被风吹干,他们脸上时常挂着一层白色的碱盐,高温、风沙并不能阻挡他们测量的步伐。

  进入大漠,他们手头仅有的导航工具便是手机上的奥维地图,信号时断时续,数据更新滞后不时发生,为防止迷路,他们便在重要地段插上鲜红的旗帜作方向标。有一次队员们在大漠中遇上了突如其来的沙尘暴,他们立刻收了仪器,向附近办公车辆奔去,黑压压的沙尘吞没了汽车,他们坐在车里不禁一阵后怕,片刻后他们又商讨起来下一步测量计划。沙暴把测量时留下的脚印覆盖了,把作为方向标的旗帜吹倒了,把部分桩点吹歪了,他们不得不重新测量。

  翻过一座座沙丘,走过一段段里程,队员们仅用7天时间安全穿越这片区域。但刚出大漠,便进入芦苇荡作业。

穿越芦苇荡

  5月23日测量队进入芦苇地段测量。芦苇或高或矮,这儿一片哪儿一簇,他们背着仪器,拨开芦苇丛,摸索前进,风吹的芦苇左右摇荡,粗糙的芦苇叶划过他们黝黑的脸庞,留下一道道浅色的红痕,耳畔只传过呼呼的风声,他们留给大地的只是一片背影。

  芦苇地段距离驻地近百公里,他们通常一早便出发了,由于道路限速,皮卡车沿着G315国道一路奔波两个多小时才到达施工线路附近,下国道,进入茫茫的戈壁滩,穿过护林站,沿着前人留下的车辙印再行进半小时到达施工点附近,此时皮卡车已不能前进分毫,于是他们拿出提前备好的干粮,就着白开水,快速“享用”午餐后,便坐上专程雇佣的拖拉机,向测量点行进。

  拖拉机碾过被太阳嗮的焦枯的芦苇,腾起浓浓的灰尘,尽管他们戴着防尘口罩,但是一天作业下来,鼻子、嘴巴、耳朵里到处都是土。毒辣的太阳,烫脚的黄沙,盘旋飞舞的蚊虫,重重困难考验着队员们的意志,为了防止被咬伤,他们通常会事先涂抹祛蚊虫的风油精,穿上外套,戴上防蚊虫草帽,系好飞巾,全副武装。

  赶到测量点,已临近中午,开展作业时也是太阳最烈时,队员们往往一头扎进芦苇地,便忙碌到了晚八点。期间,偶有队员被硬硬的芦苇茬扎伤脚,还有队员一脚迈进沼泽地,陷进去半条腿。但重重困难不曾将他们吓退,迎着晚霞归巢的谈笑舒缓了一天的劳累,队员们凭着坚强、乐观的精神,仅15天完成此区段测量工作。

  钻出芦苇荡,又遇一条河。

跨过车儿臣大河

  车尔臣河发源于昆仑山北坡的木孜塔格峰,主要为积雪融水,水量随着气温的变化而变化,洪水多集中在一年中的五月至八月,河流经且末县,最终注入台特玛湖。

  时下正值且末县车儿臣河水流量加大之际,水位升高,红线跨河面处宽达1千米,河两岸遍布农田和灌木,不利的地理环境给测量工作增加了困难,为了做好测量工作,队员们提前察看现场地貌,选择跨河地点,晚上加班加点议定测量方案。

  测量时,队员们将仪器基站设立在少林木的空阔地段,保证接收信号的稳定性,并利用遮阳伞减少温度对仪器的影响。此地段设计的车儿臣河特大桥长3369米,队员们从一侧桥台位置进行逐步推进作业。有时被密密的灌木划破了衣服,划伤了手,队员们仍浑然不知。有时踩上刚浇过水的田地,泥巴淹没了整只脚,他们索性就脱去鞋子,光脚作业。有些点的位置在村民院落里,他们便敲门争取进院踩点,保证数据准确。这里大多为少数民族,语言沟通交流多有障碍,更是时有豢养的凶恶家犬吓人,不胜枚举的困难考验着测量队的成员们。

  但是我们的测量队员们克服诸多不利因素,快速推进作业至河边。项目利用水势稍弱的时段,在上游实施截流,为便桥施工及测量作业提供方便。仅仅2天时间,3.3公里红线、中桩、断面便测量完毕。

  从完成第一轮测量工作到复测部分桩点数据,从征战大漠,穿越芦苇荡至跨过车儿臣大河,他们用实际行动展示着不畏艰险、永攀高峰的铁建精神,他们是项目的先锋“陆战队”。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