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人物专栏
海外游子——葛衍章

葛衍章(左一)现场督促车辆就位

海外游子——葛衍章
□郑建军
 
       不是党员,也没有豪言壮语,平平淡淡的语言里,却能揭示出一个人的思想境界,更能透视一个人的内在心灵。这是接触葛衍章给人的最终体验。
       葛衍章,一位年轻的小伙子,1982年11月生于南宁宾阳,2006年7月毕业于西安工业大学,2017年8月到了尼日利亚,现任职于中铁十二局一公司拉伊铁路线下四分部副经理。
      “高中时,我母亲就去世了,上大学时,父亲去世。”说起他的家庭,一脸的伤感。但他接着说,“人生坎坷。又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呢?”对他来说,似乎家庭的不幸都是极为平常的。
       小伙子很要强。来到拉伊铁路上,领导安排他负责DK120-133全长13公里的管段和1号营地、拌合站的管理,线路管段有4座主线桥、5座跨线桥和15座框架涵的施工项目。他不善辞令,却能以不辞辛苦,起早摸黑的无声行动带领着12名管理、技术人员和27名工长,组织着400多人的属地雇员(高峰时达到700多人)一项一项推进工作。
       说起他的爱人,小伙子很是无奈。“从来到尼日利亚,一年多没有回家了。”这倒不是因为夫妻感情不好。葛衍章的爱人叫曹小青,1989年10月生人,家住湖南郴州市永兴县农村,俩人于2009年结婚后,第二年便生下儿子。这对他人来说,爱情的甜蜜是非常令人羡慕的。
       然而,晴天霹雳。2016年12月,经权威诊疗机构确诊,曹小青患上了尿毒症。每周透析治疗需要2-3次,每个月的费用至少3000元。孩子要上学,爱人要治病,家中二老双亲不在,葛衍章感到了空前的压力。但小伙子很成熟稳重,没有把任何内心的困扰转嫁给妻子。
       他安排妻子回湖南郴州老家生活,在郴州市一个偏僻的地方租了房子,这样房租会便宜一点,就这,房租也要每月3000元。把孩子安排上了学,又请来岳母照顾妻子。
       至今,葛衍章已经三年多没有回过老家了,连一张纸都没能给父母烧过。
       人都是有情感的,葛衍章也一样。每天晚上7点半下班吃过饭后,整理完资料,他才能踏实的与妻子视频,聊以慰籍。
      “我不是不想家。妻子有病,更需要丈夫的爱抚体贴。我们已经申请换肾,但目前肾源不足,等待配型。”葛衍章平静的告诉笔者。
       换一只肾大约需要30多万的费用,小伙子没有表示出对经济上的担忧。他说:“习主席都说了:幸福是靠奋斗出来。我要凭借自己的一双手和一副头脑,踏实工作,为妻子治好病,把孩子养大。”
      “这就是你两次拒绝项目部为你申报困难职工的理由么?”笔者问。
      “请你转告领导,我谢谢他们,我真的不需要,请给更困难的职工吧。”小伙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笔者。
      “现在进入了旱季,工期很紧。全线没有什么高科技含量的内容,但资源配置不足。特别是石方爆破的炸药申请每次都延迟,再就是设备不足。因为开工令下达就晚了三个月,到明年2月份铺架,从现在算起只有三个月了。如果能在春节前抢回工期,希望还是蛮大的。”说起工程来,小伙子头头是道,话匣子就算打开了。
       离开拉伊铁路线下四分部1号营地,笔者思绪纷飞,无以言表。面对双亲不在、妻子重病、孩子年幼和巨大的经济压力,葛衍章却能坦然处之,不喊在嘴上,没有表露在面上。对于领导准备申请困难职工的照顾,竟然也能坦然面对,想到的却是更需要的员工。这需要多大的坚守和毅力啊,葛衍章做到了,应该说,葛衍章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人。
葛衍章(右)接受笔者采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