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架到丘陵间

      我离开家乡已有六个年头,见了大海的波澜壮阔和平原的一览无际,还是觉得丘陵好看。时光的流逝,历史的痕迹乃至大陆地层的变迁,都写在视力可及的范围内。即使如此,蕴含了如此多厚重信息的曲线,却没有任何的侵略性。曲线间彼此紧贴,和合而生,仿佛永无穷尽。
要说丘陵不好,那便是路太难行。山路陡峭,石子硌脚。要是赶上雨天路滑,更会增添了几分凶险。
      每到节日团聚的时候,丘陵是山里人必须战胜的“关隘”。大家的心思总在赶路上,盘算着还有多少座小山需要翻越,再没有欣赏丘陵的闲趣。险险赶上饭点,大家不敢尽兴饮酒,长辈也不敢挽留太晚。因为还得大家还得打着手电原路返回。
      山上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么火车总是安稳地在山脚下与世无争地行驶,而不敢与山争雄?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得到了回答。成贵高铁成都至乐山段利用既有线路提前通到了家门口。
      这条由中铁二局参建的,被称作“世界第一条山区高速铁路”的巨龙在丘陵间穿梭,承载着山中孩童们期待的目光缓缓驶近驶离,增添了他们接触广阔世界的渴望。大家的视线终于不再被丘陵围困,这是祖国送给乡亲们最厚重的礼物。因为这个原因,我毕业以后也来到中铁二局工作。
      工作第一年,我春节回家,切身体会到从“只缘身在此山中”到“不畏浮云遮望眼”的转变。我俯在窗前,只见远处的小山随着车辆的驶动,几前一秒还如同水牛在卧,再看又变成毛毛虫了,这过程生动鲜活自有一番乐趣。与静静地伫立眺望欣赏不同,你无法预见下一座丘陵的模样,所以会期待着它的变化多端。身边的稚童和我做着同样的游戏,我看着被他唤作“大狗”的那座山,嘴角不自觉带上了笑意。临近傍晚,窗外光线渐暗,一部分乘客的音容便通过玻璃反射在我眼前。与以往客车中疲惫的旅客不同,他们或在说笑,或如我凝视窗外,享受着片刻安稳的闲暇。
      到站后便可以看见山林间若隐若现的房屋。偶尔传来的犬吠,远处飘摇的炊烟和匆匆奔赴下一站的列车,都让人倍感温暖。旅客们的脚步加快了,像是家中饭菜的香气已到了鼻尖。
      我在车站出口回望来路,脚下是山,远方是山。丘陵因为铁路的铺就多了满满的人情味,不再是空间上牢不可破的阻隔。大自然的造物与建设者的成就相融合,就变得更加有包容力,包容着少年男女的嬉笑和归家旅客的期待,也包容着百姓的油盐酱醋和生活希望。山林间升起的炊烟直接与高楼林立的钢铁都市相连,人的笑容更加由衷,内心更加温热。
      铁路延展,列车护送。如今山里的人家最是幸福。外出工作的子女们几个小时就到了家门口。门前种着豆角,屋后还有鱼塘。一家人在月下摆席,觥筹交错,就着列车行驶的声音喝个尽兴。
 

 
为您推荐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郑建军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王志琴 赵逸民 黄东琦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孙学民、秦雷卜、溪婧洋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牛瑞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梁明清、刘帅龙、雷鹏飞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于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