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年

  2020年10月,我从上海出发,一转眼,已经在刚果金待了小半年,也度过了在这里的第一个春节。百节年为首,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年是中国的人的精神寄托,也是中国人的感情交汇。回忆小时候过年的片段总有许多珍贵的记忆片段,心中泛起涟漪。 每个人都有熟悉的年的味道,但是每个人对过年的体会都多少有些不同,同一个人每次过年也会有不同心境,每次过年都像是对一个阶段的总结。

  圆桌前围坐,象征着过年团团圆圆。出生以来很多年都是如此。后来表哥外出务工,年饭就缺少了最亲密的小伙伴;再后来外公生病外地就医,那一年的春节是在西安的宾馆里度过;再后来兄弟姐妹纷纷结婚,每一年的春节圆桌前都会出现崭新的面孔;再后来外公离去,年夜饭就永远空了一个位子;现在随着参加工作,我自己居然成了年夜饭的缺席者。

  小时候,过年总是和下雪联系在一起。年三十总是白雪皑皑,全家的亲戚都在一个城市,除夕的一天总是忙忙碌碌。一顿饭得分上下半场,刚吃饱了肚子,新的好菜也不得不尝尝,年饱年饱,年的味道也许各家不同,但是饱饱的肚子的感觉总是一样。

  放鞭炮更是年轻一辈们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年前屯年货时家里人总会帮我们买上几包鞭炮,“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在新旧更替的时候,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烧炮竹,以哔哔叭叭的爆竹声除旧迎新。第二天出门后那浓厚的硝烟味道和满地的红色,这是中国春节特有的颜色。

  过年的街上冷冷清清,店铺早早关门谢客,商场在下午三四点钟就准备关门歇业。人们行色匆匆,却笑容洋溢。冷清的街道却蕴含温暖的气息。过年也偶尔会出现碰碰擦擦,但是只要输出一句“大过年的”,所有的烦恼幽怨仿佛一扫而空。包容和团结也是年的内涵。

  现在的我,作为海外公司的一员,过年时不得不坚守在工作岗位。缺少了家人的陪伴,多的是一份和各位同事一起相聚的温暖,大家围坐一桌,每人在食堂打两个菜,“烧鸡、大虾、麻团、爆炒鱿鱼......一道道美食逐一摆上桌,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给家里人发视频,让家人看看丰盛的年夜饭,告诉家人自己在国外过年挺好的。视频那头,一句句“真丰盛”“多吃点”和欢笑声让大家心里暖暖的。“新年快乐!”大家举起杯子互致祝福,谈一谈过去一年的感受,讲一讲对未来的向往,觥筹交错,谈天说地,一席人已没有了地域之分,民族之分,大家好像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别样的春节,一样的温馨。

  其实过年并不轻松,大家忙里忙外,贴春联,搬桌子,食堂的厨师们无私付出,到了春节也不能好好休息。不免让人不禁怀疑过年的意义是什么?现如今很多东西都可以用科技和金钱替代,唯独这年的味道不行。从父辈那里学到的情怀,更让我们添了一份承上启下的责任。过年儿时的小小缺憾和惊喜,至今记忆犹新,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年和家的味道永远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