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登明
本站通讯员:尹登明
中国铁建二十一局集团三公司

项目上的留守老兵

作者:王光华       

       到贵阳北站送别最后一个兄弟,老兵回到空旷的项目部,昔日喧嚣、祥和的小院子一下变得冷冷清清,人去楼空,寂静无声,突然间他有一种想要泪奔的感觉。曾经和他并肩战斗的弟兄们都奔赴新的工地,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守在原来的项目部。
      十年前,老兵来到贵阳,参建城市枢纽铁路建设,因项目工程量不断增加,这一干就是整整十年。期间,老兵亲眼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目睹了这个曾经全国有名的贫困省份实现脱贫奔小康的历史巨变,作为中国铁建员工,想到曾为这座城市发展作出过贡献,他感到十分欣慰。
      老兵所在的项目部,前前后后上场正式员工有100多人,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兄弟姐妹。到2020年底,只剩十来个人。阳历新年刚过,项目领导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要立刻上场新项目。说走就走,老兵来不及给兄弟们送行,仅仅一天之后,项目部就剩下他一个人,唯一陪伴老兵的只有他的妻子。妻子是临时工,帮项目部做饭,去年疫情期间复工后不好找厨师,来项目部干了有大半年时间。
      老兵中专毕业32年,在基层项目部干了20多年的部长,他工作责任心强,人缘很不错。他是性情中人,兄弟们走后,一连几天心境都不好。晚上在简陋的宿舍里,老兵靠在床头,房间里开着电视,却没有一点心思看,想到那些已经去新工地的兄弟们,想到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好像是被人遗忘了似的,不时地叹气。妻子见他心情不佳,安慰他说:“领导考虑到你年龄大了,才让你清闲在这里留守,咱不当部长了,还省得一天到晚操心,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比什么都好。”妻子的话,让老兵很感动。他说:“对我来说当不当部长无所谓,只是突然一下子离开了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们,确实很伤感,真的舍不得他们离开”。然后老兵对妻子说:“大家都走了,你明天也回家,咱就不能再挣这工资了,我吃饭的问题自己解决。”老兵说这话的时候,显示出一脸的正气和豪气。
       老兵在管理岗位干了近30年业务,因为他干的工作关乎到企业及每个人的利益,必须坚持原则。也许在外人看来他的工作比较风光,但是他却感到工作压力大、责任重,老怕工作干不好,怕领导批评,担心职工不满意。工作上,老兵一直很敬业、认真,一切出于公心,从未刁难过任何人。因老兵人很随和,朋友自然多,工作之余年轻人喜欢和他在一起拉家常,有时大家兴致来了互相作东,邀约一帮弟兄去饭馆喝点小酒解闷。因工作性质原因,每年的春节,老兵都是最后一个离开项目部,最后一个回家。有几年,大年初一了才乘飞机赶回家。对此,老兵从来没有任何怨言,认为这都是自己的本职工作,长年累月枯燥无味的工作,他却干得津津有味。
      老兵也常常责怪自己年轻的时候不努力,要是多吃点苦,考个什么证的该多好,他似乎是到了五十岁以后才活明白。著名作家柳青有一句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老兵上中学时看过柳青的《创业史》,曾读到过这段话,可惜没有领会这段话的深刻内涵,更没有付诸实践。老兵又转念一想,自己踏实勤勉工作一辈子,工作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对得起企业对得起领导,在职工中口碑也不错,对一切名利都释然了。
      老兵在五十岁那年,突然有一个愿望,应该向党组织靠拢,成为组织的一员,于是亲自买了信笺和墨水,用了整整两个晚上的时间,工工整整的书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并郑重地交给了组织,然而由于一些原因最终这事便不了了之。随着年龄的渐长,他想加入组织的愿望愈加强烈。这几天,他静下心来认真学习“党章”,以及“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学习辅导百问”,他争取在思想上,行动上向党组织靠拢。如今,他担心的是大家都走了,离组织也越来越远,这个夙愿还能实现吗?
       老兵其实没有当过兵,他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未期,一参加工作就在这个曾经的铁道兵群体里,比最后一批铁道兵小几岁,现在是项目部年龄最大的,所以自诩为老兵。
       前两天,项目部领导从新工地给老兵打来电话,让他完成留守收尾后尽快去报到。领导并没有忘记自己,一股暖流从他的心头涌过,更让他兴奋的是,在组织温暖的怀抱,他相信自己的入党愿望就不再遥远了。
       “呜呜,嗖嗖嗖”,在离项目部很近的新建铁路线上,一列白色的和谐号动车自东向西风驰电掣般驶过,动车的终点是西南地区的中心大城市成都,老兵的兄弟们刚上的一个轻轨项目就在那里。随后,他也将乘坐自己修建的成贵高铁去成都,继续筑梦中国铁建员工新的征程,续写新的生命华章。

为您推荐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张林伟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郭蕊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张林伟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陈海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马晓蓉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张林伟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刘历寒
来源:贵州网作者:卢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