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陪爸妈过年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过年了,不敢和家人视频。害怕看到父母苍老的面容,害怕听见爸妈絮叨的惦念。
   “年货啥都有,就是没人吃呀,我和你爸也吃不动呀,不像你们俩在家那时候了”。视频对面传来妈妈亲切的话语,一瞬间击破我克制的泪线。像千万把刀子在刺我的心窝,思念,心痛,无奈,愧疚汇集成一条朦胧的纱绸,阻隔在我和母亲面前,让我沉沉的抬不起头。
      妈是个性极为刚强的人,从来不轻易表达对儿女的思想。记得小时候,每到放寒假就开始期盼过年,过年家里会有好多好吃的,都是平日里吃不到的,现在想想也不算什么好吃的呀,无非就是多了点猪肉,有几袋国光苹果,有几块糖球,能吃到饺子而已,但是那时候家里贫寒,平日里很难吃到这些,现在随时可以吃到,但是总觉得没有小时候那样好吃。年前的最后一个集,妈会把买来的糖球偷偷的藏起里,怕我和我大哥没等到过年就吃光了,有时候会藏在柜子里,有时候会藏在米袋子里,但都逃不过我和大哥的眼睛,等到过年那天妈才会发现糖球早已经没了,便会对我和大哥一顿喊骂。大年三十晚上,妈会把冻梨冻柿子拿出来化上,一家人坐在炕上边看春晚边啃冻梨,家里数我最能吃了,一顿吃四个不在话下,吃的直打哆嗦也不停下,妈总是让我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大哥会凿碎了冰查把扒好的冻梨塞给我,爸会时不时的去后屋往泥炉子里添加木头半子,外面北风呼啸的吹,窗外那层保温塑料布也在不停的呼啦啦迎合,一家人在暖暖的火炕上磕着瓜子,说着笑着……
       时间这条河呀,永不停歇呀!而今我也来到而立之年,回想从上高中后,一家人就是聚少离多,爸妈为了我们更是辗转奔波,有家不归,陆续的供儿子读书,给两个儿子娶媳妇成家立业,直到去年爸妈才结束在外漂泊的打工日子回到老家。2006年离家时,爸妈腰杆挺拔,步履有力,2018年归家时,两鬓苍白,佝偻清瘦。这十二年是我们兄弟快速成长,急速从父母那吸取养料的十二年,也是爸妈日夜辛劳,加速衰老的12年呀!
       看着视频中爸妈鬓角的白发延伸到额头,眼角的皱纹长长的斜拉到脸上,眯缝着眼睛,见到远在万里之遥的儿子乐不合嘴,我多想即刻飞到您二老面前,多想像儿时那样,蹦蹦跳跳背着书包,进门大声喊:妈,我回来了……
多想,多想……让千万个多想化成前进的力量,爸妈,等儿子归来……
 

为您推荐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薛德会、胡天、李辉兵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苏志龙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祁虹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何昱辉
来源:中国铁路工程建设网作者:郭勇 徐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