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学鉴赏
梦想从不曾远离

  我一直有一个“将军梦”根植于内心,这个梦起源于初中学习中国的近现代史,每每读到泱泱大国于晚清被列强欺辱瓜分,都痛心疾首恨生未其会。那时候在心中就埋下了投身军营的种子,像岳飞一样“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像辛弃疾一样“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迷恋霸王舞戟血战八方的豪爽,崇拜魏武挥鞭千军所向的气势,将军起于行伍,特别向往激情澎湃的铁血军营,向往金戈铁马的御敌战场。

  这颗将军梦在心田根深蒂固茁壮成长绽放花蕾,然而实际上并没有瓜熟蒂落。和平年代能够参军的机会并不多,一次是高考报考军校,一次是大学生征兵入伍,在年轻的岁月仅有的两次机会都未果,就注定了此生再也无缘军旅,人生空留遗憾。

  时光随着岁月的荏苒倏忽而过,时隔多年,我以为这颗梦想的种子已经湮灭,但看到武汉军运会会场热火朝天的场面,联想到祖国一带一路的建设,我不禁自问,都说好男儿就要上战场,但谁又规定了只有炮火的地方才是战场?做为和平年代的铁建人,工地不就是我的战场么?工友不就是我的战友么?

  梦想并没有寂灭,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将军装换成了工装,将橄榄绿换成了铁建蓝。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天山海岛、大漠戈壁、雪域高原上为梦想而战,与天,斗风斗雨争天时,与地,斗山斗水争地利,突破自然的层层封锁,也突破人生许多两难的命题。

  遇沧海横流而面不改色,方显英雄本色;踏冰封雪山而热血难凉,不坠青云之志。我们在追梦的路上风雨兼程,不停的策马向前,不停的接受挑战,我们看鸟儿在头顶飞过,看雪花飘落四季,在盘旋的山路上颠簸,安心的与寂寞为伴,那些逐梦路上写在故事里的欢乐与荣耀,往往深藏着许多浸透纸背的艰辛,那些在逐梦路上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成为了浇灌梦想的雨露。

  有梦为引虽然我们不能选择环境,但可以选择努力的目标和坚守的方向;有梦为马我们的战场不仅仅是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还有更多无人知处的地方;有梦可期我们的幸福不在于有多好的条件,只要工作有个念想,生活有个盼头,心里就是幸福的。

  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曾有一个热血沸腾的“将军梦”,或者你曾种下快意恩仇的“江湖梦”,或者是壮志凌云的“蓝天梦”,如果你的梦也像我一样没有实现或者自认为死寂,请砥砺初心,回归工作认真审视,你的梦也许正在以另一种形式存续,并未曾真正的走远。

相关信息